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最遊記,月闇】釣烏鴉

*歌劇傳Bullet特典圖的光明釣烏鴉太可愛了 (號啕哭泣)
*旅行時期的想像。
-----

光明三藏基本是個講話講著講著,幾句之後就又會繞回自家養子話題的人。

季節產的豔紅果實成串於竹籤之上,表面淋上了融化的麥芽糖,待冷卻後水果外頭便形成一層糖蜜外殼,映射著光芒時給人種拿著寶石的錯覺。

烏哭早早地吃掉自己的份,而挨著他肩膀那年過四旬的男人吃起糖卻像個孩子,從最頂頭咬下,一顆一顆慢吞吞、小心翼翼的,彷彿所持的是多貴重的東西。

「讓我想起江流剛學走路的時候。」

「哦。」

語尾上揚能有效佯裝出好奇感,點燃的香菸填補嘴上的寂寞,實則他是對那男孩的話題不感興趣的,但也並非全然入不了耳,況且光明講了開心,他就更沒有喊停的必要。

只是仍然有點煩悶啊,江流長江流短的。

而那全然不知他心情的男人開始滔滔不絕。

「那時候讓人頭疼了一陣子呢。已經會咬字不清地模仿大人說話了,但就是坐著,頂多扶著牆站,移動全靠人抱,也不像怕,就是很有個性地怎麼都不願意往外走上幾步。我跟寺裡的僧侶都沒帶過孩子,商量了好久該怎麼辦,後來就想到在馬兒前吊根紅蘿蔔的主意。江流最喜歡甜甜的東西,所以那時我也是像這樣,拿著糖葫蘆:『江流,看,是糖糖。』,費了一番功夫,江流這才學會了走路。」

「欸~~聽上去小傢伙會挺好命的嘛,不會行離家太遠的感覺。」

「這可說不準呢,他才五歲而已。覺得做父母好矛盾啊,一方面希望孩子獨立,走得遠遠的,走出自己的路,一方面又會捨不得,希望他慢些長大才好。」

「這部份我就不懂了,畢竟我沒經驗。」烏哭含糊地回答,一口氣喝掉手邊被閒置到涼掉的茶,「我說……光明啊,你再不吃快點,可要趕不上車了,下個車次經過這個驛站得再等上兩天。」

「這可不好辦,啊。」瞇瞇眼的僧人像是認真陷入苦惱,停頓了半晌,突地揚起了眉毛,笑著說:「不如烏哭幫我吃如何?你很想吃的吧。畢竟從剛才開始就注意到你一直盯著我的手。」

「……」

「來,別客氣。」

烏哭無語凝視著男人善意朝他遞過來的手,捏在指尖的糖串剩下寥寥數顆,包裹著莓果的糖蜜反射日光,光芒簡直刺眼。

真的很狡猾啊。

「那我不客氣囉,可別反悔。」

避免被黏膩的麥芽糖沾到,烏哭將瀏海撥到耳後,湊近張口咬下,破碎的糖塊連同嚼碎迸發出的果汁一同滑入喉頭,而光明眼看籤上再無食物,將空空如也的竹籤扔入了垃圾桶。

實在太甜了。烏哭心忖。

他或許是該晚些喝方才那杯茶。

-END-

评论 ( 8 )
热度 ( 25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