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最遊記,八戒&你健一】詭辯

* 也是點題庫來的題目,但這篇長些,就獨立發了。
* 全為假設。
-----

  在教學樓的樓梯間撞見抽菸的人並不罕見,罕見的是這生面孔的臉被印在海報上,貼的整個學院都是。

  記得是叫做……你健一博士是吧,今日應邀來演講的生命工程學者。

  上課鈴聲已響許久,還在外頭遊蕩的多半是翹課,接著就是有空堂的人。豬悟能接著沒有課,他與花喃約好稍後見面,而從這座樓梯的路徑最短,雖然因於地理位置時有群聚抽菸的不良份子,許多人怕惹上麻煩會選擇繞道,但這對豬悟能來說並不構成問題。

  「要來一根嗎?」蹲踞在階梯上的你健一說道,豬悟能以不致得罪的目光上下打量對方一番。

  看上去約莫三十來歲,一手向他遞菸的你健一嘴邊噙著笑,眼神卻像是沒將他放在眼裡,蓄著鬍渣,長捲髮隨意地用髮膠向上抓,一看就沒熨燙過的黑西裝搭配一條嶄新的亮橘色的領帶,便顯得更加突兀了。

  是位從頭髮到穿著都足以用邋遢來形容的人。

  若遇到不識泰山的對象,沒端出自己是一方領域權威的實體證明,可能還會遭人誤以為是招搖撞騙的神棍呢。豬悟能想,面上維持完美的社交禮貌。

  「不,請您自便就好。只是我記得,演講開始的時間是三點半?」

  「那也才經過三十分鐘,我前面還有人頂著。」該當入席就坐的講者全不在乎般地擺了擺手。

  豬悟能未有繼續追問,對於不相干的事情他抱持少涉略為上的處事原則,花喃就與他不一樣了,乍看溫婉柔弱的女子其實比誰都有正義感,積極搭救遭逢困難的人,拉近與人間的距離,也相當勇於於表達自己的看法。至於喜歡什麼、討厭什麼,更是口條分分明明,即便有意見不合,到了最後總是她說的更有道理一些,豬悟能在感到欽佩的同時,也暗暗覺得自己終身都成不了那樣的人。

  但不成也好,他的世界裡這樣的人只要有花喃便足矣,就像是站在鏡子前面,相伴映射,恰到好處地吻合,填補了他魂魄上所有的缺失。

  「那麼,我就準備告辭……」

  「我說小同學,你趕時間嗎?」你健一問地唐突。

  「呃,倒是不會。」

  「問問你吧,你覺得人類什麼時候能算是活著的?」

  「我想,是還能確認到生命現象的時候?」

  思及對方的專業,豬悟能選擇了中規中矩的回答。

  「但有生命現象不代表這人神智正常啊,無意識或根本無從判斷自己的言行舉止,不算是活著吧。」

  「那精確說來是有生命現象的具行為能力人?」

  「可有些人就算能呼吸心跳、能正常作息,但活得漫無目的、毫無理想,如行屍走肉。好比說啊……只有靠抽菸,仰賴這一呼一吸間看到顆粒狀的煙塵,才能認知自己活著。」男人的說詞伴隨往天空呼出濃烈的白色煙霧,「這樣的人有沒有明天都無所謂,也不能算活人吧。」

  「……我想您的問題,似乎是個圈套。」豬悟能笑道,沒有做順勢的回答。

  「哎呀。」藏在眼鏡後頭那雙眼裡頓時浮現讚賞的神采,「你是我坐這以來第一個不同的答案。」

  「詭辯的原則是不要只想著如何回答提問者的話。」豬悟能帶開了話題先向男人致歉,「博士,耍著人玩很有趣嗎?」

  「至少能打發時間囉。」你健一起身前將菸頭按熄在磁磚上,「作為倖存者的獎勵,你也可以問我一個問題。」

  豬悟能想了想,問道,「您心目中的標準答案是什麼?」

  對於活著。

  「……有人能呼喚自己名字的時候吧。」男人半瞇起眼睛,表情煞是懷念。

  「聽上去不大像是從學生命工程學科的人嘴裡會說出來的話。」

  「過去的天方夜譚可能還是今日的科學呢。」你健一誇張地嘆氣,拍掉西裝褲上的灰塵,轉身上樓。

  「那麼再見了,小同學。」

  「嗯,也很有幸與你談話,你健一博士。」豬悟能點點頭。

  然而他直覺,自己所說出口的並不是男人真正的名字。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