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最遊記,八淨】直到死亡把我們分開

簡體字版本: 請戳這裡

【死亡】Death,相對於生命體存活的一種狀態,指維持一個生物存活的所有生物學功能的永久終止。

標題: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性質:無料場後公開
原作:最遊記
配對:八淨
分級:G

     活過了二十多個年頭,悟淨這才體認給女人買禮物竟是容易的。

  大致上可以送的不外乎做工精緻的首飾或是可愛的玩物,有時可能是化妝品,即便自己再沒預算,都還有論斤秤兩不值幾個錢的甜言蜜語。

  送出東西的細目和金額他從未記清楚過,記憶中往往挽著他手逛街的女伴往櫥窗一指,央求道想要,他便買了。

  他記得更清楚的,或許是女人們在獲得禮物後露出幸福笑容的嬌顏吧。

  悟淨將手扠在褲袋裡,撥弄著昨晚賺進的大把鈔票,獨居的時候自行做些採買自然少不了,但他仔細回想,發現自己距離上回費盡心思地給人挑東西,早就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

  雖說是一時興起,到底該買什麼才對啊?有夠麻煩的傢伙。

  ……不過也是自己要把人家撿回來的,似乎沒有抱怨的立場呢,自找麻煩指的就是自己這樣的人吧。

  扒了扒蓬鬆的紅髮,放任淡藍色的煙霧隨著呼吸飄向天際,香菸抽了一根又一根,他已經在街上遊蕩了數個鐘頭,菸盒裡也淨空掉泰半,卻還是沒想到該送什麼給自己的同居人。

  但其實八戒或許根本不缺東西,悟淨知道八戒給三藏那的小猴子做家教是支薪的,薪水也還不錯,『三佛神得埋單,監管人犯是他們擅自丟給我的工作』,那老氣橫秋的金髮和尚曾翹著腳,簡直當這一切全是
理所當然般地說過。

  所以照理而言,八戒有自己的錢、也有自己一套的財務規劃,哦說到這,八戒這傢伙可厲害了,有時還會管到他的開銷,絮絮叨叨地道花錢如流水一類的,十足囉唆。

  是故他的傷神完全是自討苦吃,彼此都是成年人,八戒若真的有想買的東西,他自己想到時去買就成了。

  那他既然對此這麼了解,又為何不乖乖回家睡他的大頭覺算了。

  又想逃離,卻又不死心,這倒是他的一貫作風。

  困擾之際,悟淨回想起幾天前的光景。

  雖然本來就自詡打撲克的技術不賴,但當晚他的手氣不知怎地好像特別好,連贏了數輪,幾個不信邪重複挑戰的賭客最後全哭喪著臉回家,周圍的人就紛紛搖頭不再下注了,任憑他調侃和挖苦,百般引誘都沒用,明擺著一個個都打定主意不要跟他玩了。

  收穫豐滿的同時甚至離平常吃消夜的時間還差得遠,不過找不到牌搭子自然沒搞頭,悟淨抽出幾張大鈔,神神氣氣地闊綽了一回,給小酒吧裡所有人都點了酒,接著便收工走人。

  當天他只在牌桌上小酌了幾杯,環繞周身的酒家女也還來不及灌他酒,所以他的意識清醒得很。遠遠地,他就看到他那棟外牆陽春的平房燈火通明,數日前剛油漆過,他都有空氣中還飄有化學原料刺鼻味道的錯覺。

  開了鎖,進了門,他的同居人聞聲探出頭來,瀏海被個髮夾夾到了頭頂,頰邊還殘留著沒洗乾淨的面膜或是海藻泥之類玩意的黑髮男人面露驚訝,但旋即笑著告訴他「回來的早,消夜還沒弄好。」

  ──歡迎回來,悟淨。

  他聽到對方說,一對綠眼睛瞇成彎彎的好看形狀。

  含糊地應和,他在餐桌邊坐下,環視重新粉刷過的牆壁、桌上的菸灰缸是八戒買的、浴室裡成套的盥洗用具也是新的,八戒手腳俐落地弄了簡單供配酒的小菜上桌,一面告知他新的冰箱幾天後會送過來,屆時後院栽種蔬菜的保鮮期可以拉得更長。

  像是被逐步滲透了似的,打從八戒住下來後房子裡的新東西越來越多了,破舊的用品逐步汰舊換新,悟淨原以為他的小天地會被另一個人蠶食殆盡,沒想到他的所有物不減反增,只是購買人的姓名從沙悟淨成了豬八戒。

  但八戒不可能和自己住在一起一輩子的吧。

  即便現在八戒還有罪人這層身分,行動需要被限制在這長安城裡,但牢獄之期也有盡頭 ( 而且悟淨實在不認為對人頤指氣使慣了的三藏有那興致當獄卒一輩子 ),於此之後的八戒就是自由人了,這樣可怎麼讓人接受,有朝一日與自己朝夕相處的傢伙可能會搬離開的事實啊。

  ──悟淨呢?今天過得順利嗎?

  全然不懂他的心思,對方一個勁地在講完自己的日常後向他問道。

  ……哦。

  悟淨尤記得自己咧開嘴角掩飾一閃而過的不協調感,扯開話題告訴對方自己今日如何又如何地大賺了一票。

  他能騙誰呢,他其實是心知肚明的。

  他只是不夠習慣罷了,不,或許永遠都不會習慣的吧。

  關於有什麼人會一直在身邊,直到自己或對方死去的那天為止這事。

  悟淨最後買了一張床。

  八戒結束家教回家時正好覷見一輛面生的卡車停在家門前,前門是敞開的,車身上的彩繪圖案讓人知道這是家具店的車輛,但按照悟淨過往複雜的交友經歷,又是有人上門討債或尋仇也不無可能。

  莫不是惹上什麼麻煩了吧。

  哎呀,不行不行。

  八戒決定先不要將事態想得太嚴重,凡事想得全面是他的優點,但有時會讓他的思考相當地悲觀,往往在這時八戒會斷然阻止自己繼續想下去。

  釀成騷動的鷭里銷聲匿跡後一眨眼過了好些個月,他們過上一段平靜的日子,悟淨跟他之間的相處也緩和不少,那種像是隔了一層膜的尷尬感消失得幾乎令人感覺不到了。他和悟淨甚至還接上了吻,在悟淨或清醒或喝過酒不太清醒之時,雖然次數寥寥可數。

  悟淨是對自己相當特別的人,八戒在兩人同住後很快地就察覺到這點。

  關係有所進展後他不打算躁進,謹慎拿捏著距離,白天他會去給悟空上課、做做家務,悟淨則是維持晚上去賭場賺取生活費的習慣,不同的是悟淨留宿在外或晚歸的次數越來越少,到了近日幾乎都已經能在午夜前歸來。

  他利用了一部分悟淨的內疚,取得成績斐然,面上雖不動聲色,結果而言悟淨為了他改變這件事讓他相當地開心。

  外人給他的評價向來是反應比他人更迅速,幼時他也曾被孤兒院的修女提及他的聰慧,顯著意識到他對悟淨有意思是在鷭里來訪的時候,地盤被侵門踏戶般的不悅感一擁而上,與鷭里稱兄道弟的悟淨展露他從未見識過的表情,再接著是對悟淨狀似不在乎己身任人傷害的氣惱,以及在鷭里求援時進一步自願的羊入虎口。

  在該當下八戒也想過是時候該離開了,但最終仍因放不下悟淨而折返。即使心裡有底,能將渾身浴血的陌生殺人犯撿回家照料到底該是個如何的濫好人,悟淨待人溫柔的程度還是到達讓他心驚的地步,最初與其說是被吸引,不如說是體認假使沒個人看著,哪一日稍微不走運一些,悟淨就會搭上自己的命吧。

  而他並不想見到悟淨死去,也打算盡一切的努力迴避這件事情發生。

  因為他不想再感到後悔了。 

  但花喃會原諒喜歡上他人的自己嗎?

  八戒進了門,將滿載食材的紙袋放置桌上,吉普的鳴叫打斷了他的思緒,白色的小飛龍從內室飛出來,展翅掠過眾人頭頂,而他正好看見悟淨指揮搬家工人們七手八腳地移動罩在塑膠套裡的床墊的景象,從些微泛黃的布料邊角判斷,應該是他原本的那張床。

  「抱歉,讓一下,讓一下。」

  只看得到從床墊頂端露出的紅色觸鬚實在滑稽,室內並不寬敞,狹路相逢時得側著身子才過得去,吉普對此不無氣憤地在八戒的肩膀上連聲抗議,而八戒輕輕用指頭摩娑小動物的腦袋以示安撫,乾脆地先轉到廚房處理起晚餐。

  「不要的床墊可以直接讓你們載去處理掉嗎?不多收錢?那就拜託囉。」

  引擎發動聲漸行漸遠,看來是結束掉運送作業得以送走工人們。冰箱還有半鍋的咖哩,弄熱後再多加個湯與青菜,便是豐盛的一餐,手頭的料理不一會便能端上桌了,此時玄關的門被帶上,入門的是悟淨那讓人習慣了的腳步聲。 

  「本以為會在你回來之前搞定的,但比想像中費事,差點都以為要把窗戶打掉才弄得進來。」

  「今天不去賭場?」八戒瞥了眼牆上的鐘,這時候過去只怕是趕不上開局了。

  「不去,上次賺那票夠吃好一陣子。」悟淨擺了擺手,拉過椅子一屁股坐下,伸手就抓住了湯勺,看來是勞動後肚子餓了。

  「不過……為什麼突然要買床?」八戒思考了半晌,「而且換掉的是我房裡那張。」

  悟淨的勺子就這麼在咖哩裡攪拌了數圈,躊躇的模樣讓八戒感到煞是有趣。然而笑歸笑,他不忘控制自己的嘴角,若笑得太露骨有人是會被刺激的哇哇大叫的。

  「……你看嘛,那床從我還是孩子的時候就在,也該是時候淘汰了。」悟淨說得彆扭,「而且什麼都讓你買,總覺得這樣不好。」

  八戒怔怔地看著悟淨,對方的生活一直都過得不寬裕,剛和悟淨同住時裝潢堪稱簡陋,維持在還算過得去的生活水平。他曾經以為是做不上正經工作的緣故,後來才知道悟淨靠賭博攢的錢不少,但幾乎全貢獻給了賭場的鶯鶯燕燕。對於母親的歉疚如同臉頰上的傷痕般,都是不可磨滅的心傷,女人一直都是他用血小心翼翼呵護的花,彷彿這是種贖罪的行為,也是對自己的懲罰。

  不過,可能悟淨本人還未察覺──

  八戒以自己的手扶著盤子,另一手包覆住了悟淨抓著湯杓的手掌,傾倒下的咖哩蓋過白飯,漸漸地向下滲透,表面又復顯露出白米粒粒分明的形狀。

  「知道嗎悟淨,這樣聽上去很有某種感覺。」

  「什麼?」

  「像是家。」八戒安穩地說道,將咖哩飯推到悟淨的面前,「明日三藏要帶悟空出去,我放假,你也沒事,一起把你自己那張床也給換了吧。」

  「……這本來就是我們的家吧。」悟淨一臉莫名其妙。

  「是呢。來,接著是吉普的份。」 

  「停,停!你要抓著我的手到什麼時候?我蕁麻疹都要起來了。」

  八戒笑了笑。

  ──花喃會原諒喜歡上他人的自己嗎?
  
      這問句不該是這樣的,八戒了然於心,歸根究柢,不會原諒的也只會是他自己而已。

  八戒迎上了那雙如血般深紅的眼睛。

     但他願意為眼前的人再嘗試一下,在這條被對方救下的生命結束之前。

─ END ─

後記:大家好,這裡是阿熒,我克制住了筆仙沒有打炮,或許我也是可以走清水一途的。開玩笑,其實是越寫越覺得不該出現脖子以下不可描述情節,但原本的構思裡是有的,請權宜讓我於後記做個告解了。

這次一前一後寫了雙方的視角,抓的時間點約莫在埋葬篇及撿到吉普之後,「悟淨家裡的東西越來越多了」,約莫是這個方向。

值得一提標題被朋友說很文藝 ( 笑 ),最後,不論是新入坑、在坑已久,或是路過而拿取了本回的無料,都很感謝每一位的你閱讀到這裡,也歡迎閱後若有感想可以告訴我。有緣他處仍能再相會 : )

  有生之年 熒 kei 筆於 2017.08.04

作者聯絡:plurk@kei35607 ( 目前最遊記活動為主,微博id同熒kei )
封面照片:自攝
印製感謝:馬雅影印

评论 ( 7 )
热度 ( 47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