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最遊記,天蓬&捲簾】我大概去的是個假的漫展

※簡體版可以走這邊

※最湯記paro。

※標題胡謅,並不重要。

※由於RB動畫裏最05,天蓬帶了捲簾去C●MIKET而衍伸的腦洞。
─────

  簡直像誤入了異世界一樣。

  捲簾伸出了套在黑色皮手套裡的手,他的個子高,出於身形差距的因素他稍微彎著腰,接過他手中面紙的女孩雙手顫抖,開開又闔闔的嘴唇蠕動著但完全湊不出完整的句子,而後彷彿驚覺失態地對他深深地一掬躬,轉過頭奔入不遠處熙攘的人群。

  還是邊掩著臉邊尖叫,希望她別跌倒才好。

  「捲簾挺受歡迎啊。」躲在桌子後方,坐在塑膠折疊椅上納涼的天蓬用手撐著頰道。

  「我就當這是稱讚了。然後,關於這衣服,你既然有空不能想想辦法嗎?」捲簾鬆開了被謹慎扣到最上排的領口,奪過天蓬的扇子便往裡頭的汗濕一片猛搧風。

  「我看看......應該建議主辦處理一下冷氣呢,不然夏天對穿皮大衣的COSER太不友善了......啊。」

  天蓬鑽到桌子底下一陣摸索,從不曉得哪個紙箱挖出了個髑髏造型的吊飾。

  「剛剛覺得挺適合你就買了。現在你可以多開幾個扣子,接著再用點鍊子連接兩側......之後像這樣綁在裡頭......」天蓬在捲簾衣襟大開的胸前忙碌一陣,給自己拍了拍手,好生得意,「感覺如何?」

  「涼快許多。」

  「我也感覺挺滿意。稍等我一下!我得速速把這個設定記下來......」

  「你還挺忙啊。」

  「可不是嗎。」天蓬低垂著腦袋振筆疾書。

  「話說回來......我真的負責發面紙就好了嗎?」

  「沒事沒事,區區整隊和結帳,永繕他們都是老經驗了。」

  「不,你這根本太悠哉了吧?不是賣你的書嗎?」

  捲簾抬起眼,桌子外有幾個青年穿著與他相仿的黑色制服,他們將排隊的人們整理成靠著牆壁的一列,站在桌子內的幾個則是有效率地收錢、遞書消化掉隊伍,捲簾時不時還可以聽到夾雜於吵雜聲中大嗓門的『謝謝』和『要前進了請跟上隊伍』之類的指揮。

  「俗話說作者的工作是在截稿日前......剩下的是功成身退讓家庭小精靈大展身手的時刻。」天蓬用筆把滑落的眼鏡推回原位。

  「有時候我真的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捲簾聳聳肩,「不過,我們家兩個小鬼玩得頗開心,還是謝謝你給我票。」

  「哪的話,你幫了大忙。」

  「是啊,一從老家回來,打開房門發現室內完全沒開燈,室友還掛在鍵盤上一副生死不明的模樣實在有夠驚人。」

  「哎呀哎呀,那一瞬間我真的覺得自己迴光返照,要趕不上死線了。」天蓬咬著筆桿的末端,會場內全面禁菸,所以只能靠這樣解解菸癮。

  「既然都寫到要死不活,下次早點開始寫不就成了嗎?」捲簾挑眉。

  「這就是你不懂了捲簾,靈感這種東西可是很淘氣的妖精的。」

  「......我投降。總之不用推託了,這謝謝你就給我心懷感激的吞下去吧。」

  「是是。題外話,悟空和悟淨穿小洋裝意外很適合呢。」

  「是啊,但長大後會變成看了心情複雜的回憶吧。」

  捲簾趁空檔檢視起數位相機裡一幅幅的影像,說是這麼說,做爸爸的他可是拚命拍了很多可愛的照片的。

  「報告元帥和大將,今天的配額完售了!」

  「哦,辛苦大家了,場後老地方請大家吃燒肉。」天蓬舉起手吆喝道,捲簾思索了半天,終於是忍下了一句為何將軍和兵士的角色都穿著軍服,只有元帥一人是著實驗室白袍加拖鞋的吐嘈。

  ......唉,算了。

  捲簾盤算著等被帶出去逛的兒子們回來,趁換掉衣服前來拍幾張合照,信手將敞開紙箱內的樣書給撈了出來。

  其實除卻角色扮演的人設外,捲簾還有其他感到困惑的地方。

  「現在看軍事主題小說的女孩子也這麼多了嗎?剛看排隊的不少啊,我來看看你到底寫了什麼......呃。」

  「怎麼?」

  「天蓬,我問你......『被貶官的單親爸爸將軍攜著一對女兒到新任職地報到,在那裡邂逅了年輕有為的上司,展開了一段刻骨銘心的』......以下省略,這個是怎麼一回事?」

  「時空、職業、境遇和小朋友的性別我全部都有謹慎地換掉哦。」天蓬笑道。

  很好。

  這下捲簾可知道,稍早領面紙的每個小女生為何看著自己的表情那麼曖昧了。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38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