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最遊記,八淨】旅行途中

許久未上來,新年發小段子除個蛛網。
另外是這回嘗試委託了友人的虹桑畫了配圖,非常謝謝他畫了美麗的作品:-)!



───

  捲妥紗簾露出的窗外是大片翠綠色的蓊鬱。

  八戒將最後的被單折疊整齊,確認沒有任何小東西會因包藏在裡頭而被忘了帶走,抬眼確認掛鐘的時間差不多,便轉身帶上房門。

  下樓時無甚懸念地他只見到了兩個人,畢竟沒有道理當悟淨和悟空湊在一起時他自老遠聽不到他們大嗓門的吵吵嚷嚷。

  戴眼鏡的青年心頭浮出一絲淡淡的不快,但又相當快恢復平常心,以往只有他一人準時出現是稀鬆平常的事情,他的旅伴們十分令人感到遺憾的全都沒有太多守時觀念,不如說三藏和悟空能按照他所告知的時間出現,已經是足見進步的事情了。

  「悟淨沒回來呢,不過兩位今日竟這麼配合……該說我有被感動嗎?」八戒笑瞇瞇地說道。

  「哼。」

  「因為這店的東西很好吃嘛!啊!等悟淨的時候我能再叫菜嗎?」 

  「隨便你。」金髮青年冷冷地道,他於萬寶路的煙霧中佔據桌子一角,對八戒老實不客氣地伸出了手:「卡。」

  相對秀麗臉孔顯得太過肅殺的眼神投向八戒,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樣比起其真實身份的僧人,或許旁人會認為更像個出來旅遊的老太爺。

  而從簡短對話中八戒得出一個訊息:「想找人你自己找去。」

  毫無掙扎地便從皮夾裡掏出他們西行小隊的命脈,八戒對狠刮三佛神油水倒沒有一絲心虛,況且準備退房時他有確認過卡片餘額,即使連帶考量悟空的食量,他們都還有相當充足的額度可以使用。

  「我去去便回,要省著點用哦。」八戒習慣性提醒,心知肚明關於錢的叮嚀沒有一次被聽進去。

  興許不該對遲到緣由先入為主,悟淨是真的迷路了也說不定。

  八戒在街道的盡頭拐彎,向路人詢問後鑽入了另一頭的林道。

  這是座被複雜綠樹環繞的城鎮,連地圖上都未有紀載此地的存在。乍看只是座陰氣重重的森林,其實別有洞天,若非剛好遇見欲外出的當地人願意領路,他們極有可能會錯失掉這個補給站。據傳過去的居民先蓋了城鎮後才在建築群的周遭種植起植物,埋下樹苗的方位有高人指點,只有依循特定的路徑前行,方能抵達被藏在林中的城鎮,也因此即使外頭負面波動的影響日益加劇,與世隔絕的鎮民暫且都還能安生。

  『和八戒很合得來的城市啊。』八戒記得悟淨在入城時發表過類似的感言。

  『因為綠色?』

  『彎彎繞繞,又麻煩得要命。』紅髮青年一如既往地自找死路。

  『……我恰巧想到了好幾個跟森林還有頭髮有關的有趣故事唷。』

  而他記得自己是這麼還以顏色的。

  提及顏色,確實呢。

  八戒不合時宜地想道,沒有花多少時間他便找到了悟淨。

  那被簇擁在綠中的一抹紅若叫人用上較為浪漫的譬喻法,像是朵值得人駐足欣賞的花。

  「啊。」

  悟淨很快地視清來人,雙方面面相覷數秒,悟淨率先在四目相對的角力裡移開視線,見狀八戒那本就常掛微笑的臉上笑意變得更為濃郁。

  「這可找到你了。」

  「不該全是我的錯,該怪這城鎮生得太邪門。」悟淨替自己辯解,扒梳著一頭狂放的髮,「該怎麼說……走不回去,前轉後轉的,結果又繞回死胡同。」

  「看來這城鎮相當不想放悟淨走呢。」

  「你可少講些嚇我的話。」 

  「呵呵。」

  八戒凝視面前人困窘的臉,知曉被困住的從來就是他自己,而既然都遲了,再晚些走也不會蹉跎更多的光陰。

  有著與城市同色系眼珠的青年執起一綹面前人色澤艷紅的髮。 「機會難得,不如出去前來牽手吧。」

─END─


底下簡體字版本



评论 ( 3 )
热度 ( 35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