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Unlight】Χίμαιρα│阿貝爾&傑多

※種族操作Paro,阿貝爾=人馬
Χίμαιρα=希臘語中的奇美拉

─────

  那是傑多第一次見到人馬,人馬毫無防備,既安靜,且富有野性的美麗,不過他仍不敢靠得太近,只是窩在樹梢遠遠地觀察著。

  人馬背對著傑多,沒有發現在上風處窺看他已有一段時間的少年,他們一般都定居幽深的山谷之中,村裡人們形容的人馬總是不脫離狠戾生物的範疇,就算是食素物種,強烈的種族優越概念以及擅長拉弓的健壯手臂讓他們比野馬來得危險許多。

  傑多還記得村裡老到牙齒都掉光了的老者講得口沫橫飛,人馬雖有智商,但既粗魯又沒有文明,不知道尊重兩個字該怎麼寫(前提是他們懂人類的文字,傑多吐嘈),人馬多半是天生的戰士,大批的人馬會利用夜裡行軍,踩著他們碗盤大的蹄闖進人類的土地,踐踏莊稼,之後帶著被刨出地表的農作物揚長而去。

  從披散金髮間露出的肌膚是健康的麥色,沒有太大的色差,曬得相當勻稱,兩條看起來就訓練有素的手臂彷彿能徒手撕開山中兇惡的野犬。

  灑在人馬周身的陽光將遍地落葉也染成了金色,靜謐而莊嚴遺世獨立,分明是白天,歌聲雜沓的林鳥卻都如同屏息絞殺了聲音,像是連大自然也不願打擾人馬飲水的專注,傑多下意識地認為自己也不該打擾,放輕了吐息的頻率,把自己藏身茂密的葉間,耳朵裡只剩下森林溪水流淌的脈絡與他自己的呼吸聲。

  如果我會畫畫,這畫面肯定能拿到城裡去兜售賣一大筆錢。傑多在心裡平靜想著。

  人馬看來是喝夠了水,他擦了擦嘴,往腰間摸索一陣,拿出一只應該是水袋的皮囊,人馬把袋口浸入水中,將清澈的溪水注滿裡頭,繼而起身。

  要走啦。一輩子不曉得有機會可以看到幾匹活著的人馬,傑多對於不能看得更久一點感到惋惜,盤算好等人馬離去他再現身錯開正面衝突,接著他預計要到入山口的村子一趟。

  傑多其實並非村子的居民,他是個外來者,他從更加遙遠的城市逃進了山裡來的,在離村子稍遠的某棵樹上紮了一頂還堪遮風避雨的屋子暫居。

  除卻需求以物易物的情形外他鮮少會進村子,而人馬一般也會刻意迴避與人類接觸,與他的情形倒有幾分相像。

 「誰在那兒?」人馬忽地豎起了長長的耳朵,頭顱準確無誤地轉向傑多躲藏的所在。

  跑!

  即使並未做任何的虧心事,傑多往反方向行動的身體依舊比腦中興起逃跑念頭的速度還快,他已經相當習慣被人追捕的日子,幾乎變成了條件反射。

  乘著風,幾許細密而銳利的葉子擦過他的臉頰留下小小的傷口,承受他體重的樹木枝幹被壓得彎曲,接著反彈的作用力便會將他彈往向下個計算好的落腳處。

  傑多自信著比初來乍到的人馬要來得了解這座森林,他憑藉披風展開形似飛鼠的飛行薄膜,靈巧地在矗立的陳年蓊鬱裡移動,在地面的人馬想必只會當作是有動物從自己頭上經過來看待。

  應該跑得相當遠了。出了一身冷汗的傑多估計著於轉瞬間拉開的距離足夠甩掉人馬,暫緩腳步控制著披風從樹間縫隙降落,附近有個游著溪魚的湖泊,他打算在那裏補充方才劇烈運動所流失的體力。

   想不到在樹叢間移動的人馬速度竟還是比他更快,當傑多看清樹下有個金黃色的龐然大物擋住落地點時早已煞不住車。

   糟糕......失算了。

  無法在空中改變路線,傑多直接朝著人馬的頭頂衝過去,他只能縮起身體盡量減少衝撞的損傷,不過對方的反應也很靈敏,意識到蓋頭壓下的風壓立刻向後退了數步。

  此時傑多緊閉著眼睛,沒有看到人馬在須臾間就完成了這一系列動作,肉貼肉沉穩的溫暖吸收掉他落下的力道,沒有迎來預期的撞擊,取而代之地傑多落入了人馬的懷抱。

  「哇,好危險!」人馬鬆了一口氣似地說道,傑多抬頭,人馬藏在細碎瀏海底下的眼睛是天空般令人感眩目的湛藍。

  「......該說嚇壞的是我吧?怎麼哪裡不站擋在樹下啊?」心臟嚇得差點跳出來,雙腳踏不到地,雙手更是被擠到胸前,人馬強壯的手臂箍得牢,好像沒有要放他下去的打算,尷尬的姿勢驅使傑多惱羞成怒,也不管他和人馬根本還素味相識,便責怪起對方來。

  「呃,因為你逃跑,我當然就追......這算是本能了。」人馬空出一隻手以手指搔著頰,說著說著面露苦惱的神色。

  這怎麼看都不是張像傳說一樣會亂開殺戒的俊臉,接在人類身上應該會還滿受女人歡迎的。傑多暗忖,不動聲色。

  「好吧,我不會再想逃跑,大叔你......先放我下來。」雖然看來語言能通,怕對方不夠清楚他的意思,為了保險起見,傑多困難地抽出手臂連指地面。

  「大、叔......我在人類的眼中看起來年紀有那麼大嗎?」人馬的語氣透露出受打擊。

  「比我大的男人都是大叔。」回歸地面傑多說得理直氣壯,站穩後他把沾在披風上的小枝條全數拍了個乾淨。

  「小鬼你剛剛在偷看我吧?」人馬打量著傑多,少年的身高只到他的胸口,堪稱嬌小,當然他也考慮了可能是人馬本身就比人類的體型還要來得高大的緣故。

  「是啊是偷看,難不成看你還需要先過問先收費嗎?」傑多睨了人馬一眼,細看後發現這頭人馬與他認知中該攜帶的標準配備不大相同,沒有弓箭,取而代之在腰的兩側各綁了一把巨劍,剛剛應該是拆卸下來放在一旁,他才沒注意到這兩柄劍。

  「真不可愛......不過既然逮到了人類,我想問看看,你最近有沒有在這座山頭見過我以外的人馬?從隔壁山頭來的,鬃毛是紅色,那是我的朋友。」金色人馬不是太自在地以蹄刨了刨地面,用手波浪般在頭顱旁比劃,傑多心中浮現一匹擁有蓬鬆毛髮的人馬的模擬影像。

  「回答你前,我不叫小鬼,我叫傑多。」

  哇這個腰部以下,真的是馬......傑多故作不滿做自我介紹,不著痕跡地凝視著人馬形同人類肚臍位置略下方顫抖跳動的表皮,年輕造就大膽與適應力極佳,傑多很快就不再害怕,盤算起有沒有機會商求對方讓自己摸上一把。

  「抱歉,禮儀上應該互報姓名才屬得體,那我叫阿貝爾,請多指教,傑多。」

  「這是要握手的意思嗎?」

  「是啊,人類不是都這樣嗎?」阿貝爾對傑多的問句感到困惑。

  「......看來不只是大叔,還是個老土的大叔。」傑多趁阿貝爾還搞不清楚狀況時一把握住了對方的手,上下甩了幾回就放開,表示握手結束。

  「我實在跟不太上你耍嘴皮子的速度,回歸正題吧。」挫敗的阿貝爾只能舉雙手表彰架不住。他注意到少年的眼睛滿溢好奇在自己身上打轉,有人類對自己不畏懼這點令他感意外,但依照那種生平初次見到人馬的反應,大概可以排除見過利恩的可能性了。

  阿貝爾相當小心不要讓揚起濕泥的蹄子踩到身前的傑多,人馬不太常主動與人接觸,他會離開居住的山頭也只是因為對被人類男人勸說離開的利恩實在放心不下,然而看來離他找到友人還需要花費好一段時間。

  「我沒見過紅色的人馬,但如果你要雇請我的話,我可以幫你找,你在人類村子裡出入並不方便吧?」

  傑多笑得促狹,直接點出阿貝爾找尋友人最大的難題,眼神還不規矩地在他甩動的尾巴上留連,擺明了還有鬼點子可以整他,可他能不接受嗎?

  阿貝爾思考著,沒有馬上給予傑多回答,他回想起造訪山谷裡拐走利恩的人類男人,開始納悶是否人類的嘴上功夫都如此狡猾。


─END─

看到圖的衍生,然後我應該算滿喜歡異形混種這類設定的。

利恩出來當打醬油的人馬是因為我腦子裡閃過桃心馬屁屁之類的詞(呃



评论 ( 2 )
热度 ( 3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