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Unlight】Bed│利恩阿奇

※復活卡背景日常,然後我再次意識到我的取標題程度之無能(遠目)

※有則番外收最下方


─────

  入秋的天氣微寒,勞動卻足以使人的身體引發陣陣熱氣,阿奇波爾多在準備晚餐,而他負責的任務是在太陽下山前把被他們睡垮了的床給修好。方便作業起見,利恩挽起了袖子,一頭的長髮也先用髮繩束好綁成馬尾。

  斷裂的木條在稍早已經被他用堪稱暴力的手法清除,他用腳把靜躺一旁的炭筆勾過來,那隻筆實在有些短了,裸露在紙捲外頭的部分弄黑了他的指腹,墨黑的線條讓他畫在床架內側標出四邊呈直角的方形,接著他在對面水平的位置依樣畫葫蘆地畫了一個。

  木工不求速成,可最是講求精確,差之分毫皆有可能造成功虧一簣。鍍了銀的鐵釘被利恩直接叼在嘴裡,他將木條垂直對合他用炭筆勾勒好的定位線,還再三地左右查看有無沒對準的地方,才將釘子湊到外側的床架上。

  匡匡匡,鐵鎚以固定的頻率敲擊在同一個點上,利恩以手固定釘身,釘子穿過了床架,於他每一回的敲擊過後都更陷進木條裡面一點,最後只剩下銀亮扁平的釘子頭外露在床架表面,證明它的軀幹的確牢牢地被鑲嵌了進去。

  「第一根。」利恩喃喃自語,拿取第二根釘子重複相同的作業,他雖是木工的外行,然而他慶幸自己還算年輕,學起來並不算太慢。

  其實大可以請木匠進來家裡弄,專業人士弄想必會更快、更有效率,可是利恩並不打算這麼做。即使阿奇波爾多從未開口,利恩仍有所意識到阿奇波爾多在外人進出房子時會感到些許的不自在。

  他們住在離城鎮稍遠的城郊,不過偶爾嘛,接觸人的時候總會有耐不住好奇心的人詢問起他們的身分,諸如為何他們會同住,以及他們的關係等等的問題。

  自由慣了的性格令利恩會覺得直率表述也無傷大雅,他也曾經想過向旁人直接宣示,但如果阿奇波爾多會介意,那他就願意什麼都不說。

  這沒什麼好委屈的,反正也不是忍著不說會令他難熬的事情,相反地偷偷摸摸維持半公開秘密般的狀態還能令他感到有點開心,幾乎令他沾沾自喜起阿奇波爾多該上哪去找其他像他那麼聽話的對象。

  不過為什麼橫樑好好的會突然斷掉,是壓太重了嗎?不對,他應該沒胖,那或許是阿奇波爾多胖了,還是說床的大限本來就差不多要到了?果然不該買二手貨。

  利恩的手往旁一摸,意外地該存在釘子的地方早已空無一物,原來是釘子用光了。

  「該死。」利恩小聲地咒罵了自己的不走運,將無用武之地的鐵鎚丟回工具箱中。

  估計就算前往鎮上找店家也早已休息,眼看今天之內床是絕無可能修得成,利恩扒了扒自己蓬鬆的紅髮,靈機一動想到了替代方案,收拾殘局後便悠哉地前往廚房。


※※※


  「修理還順利嗎?」晚餐時阿奇波爾多問道,利恩銳利的眼睛捕捉到灰白鬍子的邊緣沾到一點點的奶油湯。

  「嗯,順利,但釘子用完了。」利恩邊說邊將大塊的蔬菜鏟進嘴裡,接著捧起整個碗把湯底都吸乾淨,他將碗重重放下,「別擔心,我想到其他方法。」

  「哦?」語尾上揚,男人顯然是刻意假裝懷疑,眼周佈滿皺紋的灰藍眼珠微微瞇起,視線鎖定在他身上,利恩有時會想埋怨阿奇波爾多開始留長鬍子這件事,那總是讓他看不清楚男人嘴巴的線條變化。

  「……幹嘛從剛剛就盯著我看?」

  「利恩,嘴巴。」阿奇波爾多慢條斯理地指了指自己嘴角的相對位置。

  運轉了腦袋半晌才終於懂得男人的提醒,利恩趕忙用肩膀的衣物把髒污的痕跡抹去,轉過身時他不意外地聽到了阿奇波爾多的訕笑。


※※※


  「你在做什麼?」阿奇波爾多見利恩把櫥櫃推向房屋的一側,清出空間,將厚重的被褥、棉被和枕頭都一股腦地丟到地上,然後四肢併用把底部的被褥鋪平。

  「看了不就知道?床修好之前我們就睡地板吧。」

  「和露宿野外差不多。」阿奇波爾多並非埋怨,只是陳述著客觀的事實,接下來先利恩一步躺好。

  「這可高級多了,我們這回有屋頂。」利恩說得理所當然,熄了燈,跟著把自己也窩進被子裡,還未適應黑暗的視野從來不會阻礙他去捉阿奇波爾多的手,「也不需要輪流守夜。」

  「不需要擔心掉落的樹枝砸到臉。」

  「不需要睡眼惺忪和來偷襲的魔獸對幹。」

  他們倆人都笑了,阿奇波爾多還因而咳嗽了幾聲。

  「不覺得有些懷念嗎?自從離開連隊後就很久沒這樣了。」利恩蹭過去縮短相隔的距離,試圖把自己比較高的體溫傳給阿奇波爾多。

  「平常不也都是睡旁邊?」回捏利恩兩下,阿奇波爾多感到有濕熱的觸感落在頸側,有雙手纏上他的雙肩。

  「不太一樣啦。」輕柔搔過臉頰的長髮令阿奇波爾多發癢,利恩哼著的鼻音有了睡意,他主動調整擁抱的角度,窗外一點光也沒有透進來,今天是新月,又多雲,凌晨過後或許還會淅瀝淅瀝地下起雨,利恩又抱得挺緊,他猜測自己隔日大概會有一陣不太好受的腰痠背痛,但他覺得沒什麼不好,畢竟於這個月缺又濕氣重的夜晚裡,利恩看起來特別的高興。

  阿奇波爾多閉上了眼睛。


─END─

後記:寫這篇的時候最初是想到肉段子,不過後來尋求的目標不是太一樣所以做了修改,但既然寫了就想讓它有個存在證明所以還是貼貼。大體與上方的架構是相同的,可以當作個接續。弄壞了床→分工各司其職→鋪地板→繼續未完成的溫存。

順邊說一下個人理念,利恩給我的意象是率性如風的男人,對於生活的要求並不會特別高(而且他本來就都在不太能太奢侈的荒野生活);阿奇受過城塞教育,對於生活的品味會比較講究一些(床或餐桌禮儀等等),所以在相互妥協之後呈現出來的樣子是折衷的情形。個人小設定為前半輩子是阿奇利恩,但下半輩子是利恩阿奇(標示攻受只是為了床上職權分別)。寫到近期我覺得他們兩人之間存在的是種貼近於心靈狀態的平衡,阿奇隨著年老多了一點柔軟和配合,他釋出了一些原本不會和利恩共享的部分;而利恩更加的成熟以及握有主動權,他和阿奇之間越來越對等,我覺得那樣很棒。

最後附上以茲紀念的番外,利恩X阿奇波爾多,有肉,請自行斟酌閱覽了。

  

评论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