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Unlight】遠行準備│劫影組

※復活卡背景

※一方死亡

※第一人稱自創人物有


─────

  住在郊區紅頭髮的男人今天到店裡來了,這是對方數個月以來久違的再度光顧。

  「歡迎光臨,好久不見。」我向他打招呼,把清掃用的雞毛撢子收到抽屜裡。

  「妳好,請給我老樣子的。」男人把底部裝得滿滿的行囊放到櫃檯上。

  「是,三連星牌子的兩條,對嗎?」即使這早已成為足夠讓我記起來的購物習慣,但我依舊與對方核對需求商品的數量。

  「不是……這次買個三條吧。」

  我的手停了下來,對於增添了的數字感到不解,然而秉持著為顧客服務的營業準則,我很快地從櫥櫃裡找出男人所指定的香菸品牌,並說出心算之後的總額。

  「阿奇波爾多先生身體有好一點了嗎?」我問得小心翼翼,那是男人同居人的名字,是位滿頭白髮的老者,也是店裡的常客,不過已經因為身體抱恙,有好一陣子沒見到他了,前段時日和職不同段班的姊妹交換情報,彼此也都只有見到紅髮男人獨自出來買東西。

  「哦,糟得不能更糟,但等我回去告訴他有個小姑娘掛念著他,他一定會很開心。」提及同居人似乎讓男人進門前陰霾的表情被掃去了一些,他自口袋掏出零錢結帳。

  「今天店裡剛好沒貨,不如這樣吧,前陣子有款藥賣得挺好,下次利恩先生來的時候我送你一罐,當作回饋老主顧。」

  「謝啦,可是我暫時是不會回到這裡了。」

  「咦?」

  「我要去旅行。」男人說得輕卻篤定。

  「呃,那阿奇波爾多先生呢?啊、我知道了,是一起吧?換個環境散散心聽說對病情也有幫助,很好的決定。」我贊同道。

  「嗯……差不多是那個樣子吧,所以才想著離開前再來一趟,我們沒妳家的菸抽不習慣吶。」男人說著笑了笑。

  「可是抽菸抽太多對肺不太好哦。」雖然能增添業績固然是好事,我仍然忍不住多嘴了一句。

  男人微愣,一瞬間我忽然不太能理解他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但他很快地就像從夢裡回過神來般接話,「現在開始不抽也不會變得更好啦。」

  「利恩先生又這樣說話了。」我把雙手插進圍裙的口袋裡,稍稍能理解每次老男人被同行的年輕同居人這般回話時的心情。

  那一定是種既無奈,又寵溺,『沒辦法,就由著他吧!』的感覺。

  「壞習慣,改不了囉。」紅髮男人故作頑劣少年般的笑,把香菸掃進自己的行囊後揹在肩上。

  「謝謝惠顧,祝你們旅途愉快,請待我向阿奇波爾多先生問好!」男人走了出去,我在門被關上前喊道。

 

───


  阿奇波爾多在數天前走了,在那之前他忽然變得很有精神,他們一起騎馬,還繞著郊區的湖兜了一圈的風。當晚他們互道晚安,男人閉上了眼睛,在睡夢中永遠的睡去再沒有醒來過。

  於尹貝羅達顛沛一生的放浪者得了個平淡無奇的死法,或許該被說是個好結局。

  利恩離開了商店,面臨岔路時他走的不是平時回家的道路,那裡已經沒有人等著他了。為了令屍體入土後不被蚊蟲鼠蟻打擾,他將阿奇波爾多火化,裝入男人生前最愛的一只酒瓶裡,埋在他們的家底下。

  他選擇走往岔路的另一邊,估計離開樹林就會花掉他近半日的時間。秋天枯黃的落葉覆蓋整條林道,利恩回頭,已經看不見他來時踩下的足跡了,而前頭的未來路還很長。

  對此利恩不是感到太寂寞。

  「嘿,阿奇波爾多,你現在好嗎?」他像是與很有未見的老友寒暄般對空問道,在秋風裡點起新包裝中的第一支菸。


─END─

想著經歷過一回死亡的他們對於死亡的再次降臨並不會感太悲傷,比起轟轟烈烈,我個人比較期望ROUND 2阿奇波爾多是能夠善終的。利恩被留了下來,但他很清楚生命的盡頭會永遠有個人等他。

我想那是一件美好得會讓人感不虛此生的事情。


评论
热度 ( 2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