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Unlight】三減二加一減一加一│阿奇利恩

※阿奇波爾多R3後時間點


─────

  利恩見到阿奇波爾多的臉時簡直沒嚇傻了,較他年長的男人雖然看起來挺鎮定,但蒼白一片的臉色完全藏不住。
  「這些天你上哪裡去了?」他從被窩裡彈起來把男人拉進室內,妥妥地關好門。

  阿奇波爾多的大衣是濕的,沾著雨露,應是今晨馬不停蹄地趕回營裡的緣故,男人讓他推坐在床上,脫下那件濕搭搭的衣服,利恩甸了甸藏在內袋裡他很熟悉的重量。

  彈夾輕了,表示阿奇波爾多有開槍,很多槍,用意不在殺敵而是防衛,他被人追趕,而他在逃跑。

  「你為什麼在我房間裡頭?」阿奇波爾多問道。

  「幾個簡單的鎖才攔不住我,你的樣子看起來糟透了。」利恩皺起眉頭,他實在不喜歡阿奇波爾多有事情瞞他,雖然這早已不是第一件。

  男人似乎背負了一整個世界分量的秘密,外在包裝的身分為高階的連隊成員、神槍手、曾被城鎮收養後回歸的自己的同族、指導老師,然而更裡頭的那些無論他怎麼打探都徒勞無功,像是投石入一潭深水,連沉下去的位置落在何處都不曉得。

  可他們依然上了床,雖然也是半糊里糊塗的結果,阿奇波爾多知道他的全部,而他對男人一知半解,一點也不公平的賠本生意,說出去鐵定被阿貝爾罵笨死了。(因應後續可能有的麻煩事,他直覺還是別這麼做的好)

  不知不覺這竟也成了他與阿奇波爾多共同的秘密。

  「看起來倒沒受傷。」利恩小心翼翼地把手穿過阿奇波爾多的肩頭,懶懶地掛在對方身上,他本來就是窩來這裡睡覺的,吸了幾口染在男人領口洗不掉的菸味,驚魂未定的情緒平穩後他又想睡了,「要我留下來陪你嗎?」

  幾日沒見,利恩重得可真夠沉的。

  如同是轉眼間發生的事情,他同時失去了兩位親暱得能與他擁抱的友人、抱著被託付的襁褓沒命似地逃、把孩子安置好手又空了,現在身上又添了一個。

  「要。」阿奇波爾多放任利恩像隻叼著獵物回巢的動物一樣把他推倒床上,他甚至連衣服都還沒換,全身狼狽,但好不容易鬆懈的神經令他無暇顧及其他。

  利恩湊上來舔他的嘴,濕熱的溫度煞是舒服,他回以擁抱的力道,這彷彿讓利恩受到正面鼓勵似地咬了他一口,笑得都露出了牙。

  「你不想說沒關係,但你睡夢中敢喊我以外人的名字當心我打醒你啊。」


─END─

其實這篇是源於夢中的內容,寫的時候想著阿奇波爾多的人生就像是不斷的加減法,加上去了再減掉,或許會有再加上去的,但之後又會減掉,用算式表達的話就是3-2(友人們)+1-1(傑多)+n-n(連隊)+1-1(利恩)=1,平衡的1,獨自一人的1。

但是他在外頭展現出來的幾乎是個英雄,唯一流露出些許脆弱是在那個外頭下著傾盆大雨的洞窟之中,所以我想我會喜歡讓他待在室內景應該是這個緣故吧。

另外關於利恩,在我的印象中他是個有所需要時殺人越貨都做得出來的傢伙,善惡值堪憂WWW可正因為他的性格如此自由,我才會那麼喜歡寫他是阿奇波爾多的『+1』的故事。

不過連夢裡都見得到或許令人堪憂的是我XDDD

评论 ( 2 )
热度 ( 5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