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Unlight】花│阿貝爾&利恩

*無CP
*連隊時期捏造


─────

  利恩在雪積得差不多有半個靴筒厚時抱回了那盆花。

  「利恩,那是什麼......不對,渦裡帶出來的東西不是規定全都要上繳?」

  「不讓上面的知道就行了。」利恩將比懷抱略小一些的花盆安放床頭櫃,「而且規則是用來打破的。」

  「我沒意見,確保這東西不會半夜吃人就好。」阿貝爾擺出了投降的手勢,好奇地觀察起讓些許綠葉簇擁的艷麗紅花,他將指頭伸向花朵,卻於碰觸到花瓣之前猛地被利恩抓住。

  「這麼寶貝?」

  「除非你不要你的手。」阿貝爾聽聞後臉色頓時變得不太好,這讓利恩笑得可開心了,「開玩笑,截肢不至於啦,但你可能會麻麻的。」

  哈哈,利恩式的玩笑話。

  阿貝爾配合似地笑了兩聲,在自己的床位坐好,對那盆花他是決定敬而遠之了。

  「你從哪裡找來這危險的玩意?」

  「它開在一棵枯樹的樹幹裡,雪下來的時候剛好沒被埋到,命大的傢伙。」利恩邊讚賞邊用手圈起比劃了下約莫比人的腰還粗一些的樹幹直徑,「不過外頭太冷,它活不過冬天。」

  「倒是不曉得你有護花的浪漫想法。」

  利恩擺出一副「阿貝爾你太天真了」的表情。

  「現在花還太少,等雪退完,再把它埋回土裡,到時候它們自會長個沒完沒了。」利恩躍躍欲試地搓著自己的手指尖,「然後我的新藥就有著落了。」

  「工程師招募的該是你這樣的實驗恐怖份子。」阿貝爾聳肩,對於利恩神來一筆的邏輯他總是不吝於表達驚奇。

  「不要,現在自由多了。」利恩吐舌,彎身到他的床底下拖出防潮工具箱,擺弄起他的金髮室友匪夷所思到底為何從沒被人發現並沒收的瓶瓶罐罐。


──


  他的二號室友是盆花。

  阿貝爾回到寢室裡,牆上掛的外套換過,他估計到友人又是在室內待不住跑出去了。

  一天到晚往外跑的傢伙到底有沒有善盡照顧花的責任啊?

  阿貝爾觀察著床頭櫃上毫不客氣綻放的花,花朵的顏色跟利恩的髮色相當接近,都是近乎紫色的絳紅。

  花似乎長大了一些。

  但利恩無疑比這盆野生的花還更適應障壁外嚴苛的生活,或者更該形容為如魚得水,利恩簡直愛死了出勤時能接近渦的任何機會,城塞人視之為劇毒的空氣充斥荒野之民的他的呼吸,阿貝爾心想或許暴風駕馭者一族天生就慣於跟受到渦污染的土地為伍。

  「說到水,花是需要澆水的吧。」纖細的花朵想必沒有利恩那樣頑強的韌性,阿貝爾拿起自己的鋼杯注滿水,沒有發現他不知不覺間將牆頭的花也列入了需求他關照的一份子。


──


  晚餐時間結束後,與阿貝爾一同回到寢室的利恩嗅到空氣中瀰漫不正常的腐臭。

  利恩拿毛巾摀住口鼻,隔著手套將花啵地拔出因浸潤水液變得濕潤的土壤。

  「根被泡爛,它死掉了。」利恩結論道,麻利地找了個塑膠袋將死去的花連同花盆丟在裡面,接著將袋口以結封死。

  「抱歉,我不曉得它不必澆太多水。」

  「沒關係,它本來也是會死的,只是比原本的日期要晚了一些。」利恩輕拍阿貝爾的肩膀,「也或許是我把它移回來才注定了它會死掉,它畢竟是外頭的花。」

  利恩抓起了塑膠袋。

  「你看這裡,就算頂頭的花開得挺漂亮的,可是它的根系完全沒有延長,跟我剛把它移入盆子裡時差不多長度。在安逸的環境裡反而不像在野外能找到紮根的方向,渾渾噩噩地連自己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利恩坐在床沿晃著腿若有所思,而後開口,「我以後絕對不要變成那樣。」


─END─

  

獻予在人心綻放的那朵荒野之花。

评论
热度 ( 6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