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Unlight】羊羹│魯卡&林奈烏斯

※參與Linnaeus and dessert 圖文企劃之企劃文章組


─────

  林奈烏斯漫步在杳無人跡的長廊上,從窗戶滲透進室內的光線是淡淡的金黃,他推測外頭正值白日,碧藍的天裡會點綴著雪白的柔軟雲朵,但他旋即想起了亡者的世界並不存在實質性夜晚與白晝的區別,所以或許他眼前的僅是將白日模擬得維妙維肖的黑夜。

  林奈烏斯拖著腿前進,跨過地上如同排列整齊方形吐司磚被照亮的小區域,暖和他的腿的陽光逼近現實般的擬真,同時卻也挾帶人造安排的虛假,星幽界只要在同區域內即為持衡不變的氣候,這些熟悉的元素無不令林奈烏斯想起了漂浮於現世中高空的家鄉。

  他拐過了彎,又見到懸掛在住宅區每道走廊起點的輕聲細語告示牌,前方新區域的地面鋪的不再是暗紅色的絨地毯,墨綠色的幾何網格裝飾圖案像是某種少數民族的圖騰,與華貴豪奢的絨毯截然不同,透漏著種典雅而莊嚴的氛圍。

  瞇瞇眼的工程師不自覺地漾開笑容,顫動的睫毛透漏他的喜悅。

  由於戰士們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生活習慣間接導致宅中裝潢風格多變,這屢屢讓林奈烏斯覺得驚喜,像是即便不良於行如他,也可以在這須臾的行走間從一個國度輕易探訪到另一個國度。

  沒有人具體了解火焰聖女賜予其愛子的住所究竟規模多大,他想著或許那初萌情感的小人偶本身也不甚清楚,新到訪宅邸的戰士會被安排入住,現世中死去的總是不乏抱懷憾恨之人,住民的人數直至今日尚在增加,而應當是無機物的房子也在成長,彷彿身為居住者的他們本身便是滋養房子的餌料。

  隨著地圖拓展,探索任務的距離和時間都被延長了不少,被尊稱做聖女之子的少女人偶今日也浩浩蕩蕩地帶隊出門,兩三天內想必是回不來的。

  林奈烏斯扭轉腰間蟲筒上的扣環,精密氣閥啪地彈開裸露出裡頭的物件,他取出了筆和筆記本唰唰書寫起來,還在紙頁的邊角簡略地畫上新區域地毯的圖騰。  

  密密麻麻寫滿註解的筆記本證明他紀錄宅中建築結構已有好些時日,據說住宅區和餐廳等交流區是在他來到的不久前才正式分開的,宅邸的前棟被更仔細地規劃作住民交際互動的場所使用,而後棟的住宅區則是供作休憩的地方。

  聖女之子沒有限制未被欽點戰士自由活動的進行項目和範圍,對很早以前就存在宅中的其他人而言或許找一天要做的活都快成為苦差事,但對林奈烏斯而言,他卻形同獲得了過往想都沒想過的自由,他像是頭被從蟲籠裡解放了的蜜蜂,一刻也不得閒──或者該說他捨不得閒下來比較正確。

   被喚醒的日子尚且不長,腦中的記憶如同被扯得破碎的浮光掠影,林奈烏斯只握有一小部分的情報,關於那興許是未實現就為之身亡的夢想、關於他自己被監視著的人生。

  還有相當多的事情混沌未明,顯然他的靈魂並不完整,不過潛伏於工程師血性的研究欲求並未亡失,在這裡他規劃起了自己小小的冒險,撰寫日誌,每日為了走入不同的長廊興奮得像個孩子,他總在出發前期許新的一日他又能遇上一項新的發現。

  放下了書寫筆,待墨水完全風乾後林奈烏斯把筆記本謹慎捲好,收納回蟲桶中。

── 

  林奈烏斯用拐杖先撐穩了前方的地面,踩出左腿,接著略顯吃力地挪動自己的右腿跟進,乍看他在這樣來來回回的過程中只往前走了幾步,可饒是如此簡單的動作,持續一陣子就可以讓他滿頭大汗。

  他的外表年齡約莫落在二十世代中間,加之可說是矮小的身形讓他還保有一些少年線條的味道,但實際上對他有些了解的人便知道他的年紀遠遠大於表象可見。

  工程師是潘德莫尼的珍貴資產,畢生向天空之都貢獻他們的智慧,若有嚴格追蹤老化的情形並予以適當的處置,長壽的工程師甚至能活過百年。

  有些用詞較不文雅的住民管工程師們會暱稱他們違逆生物法則的科學怪物集團,而同隸屬導都的薩爾卡多則往往會在回敬幾句野蠻人之類文謅謅如同吟詩的語言反擊,之後毫不客氣地和對方進展到肢體的全武行。

  年輕的女工程師C.C.偶而會悲從中來嘆道她的青春年華分明是鐵錚錚的事實,同身為工程師一份子的林奈烏斯倒是一開始就曉得說話的人沒有惡意,而以他向來被嘲諷為軟弱的溫和性格而言,當然也是不會與這一班毛頭小夥子們計較的,相對地,他有時甚至會認為能因破壞宅邸招致責罵的年輕人們魯莽得挺讓他羨慕。

  「哎呀,看來確實是……需要休息一下了。」林奈烏斯喃喃自語著。

  倚著牆壁微喘著氣,星幽界裡頭沒有如生前對他無微不至照料的看護型自動機械,宅邸中的少年管家曾提議道薈萃工程師的科學力與人偶師的技術應當可以做出相仿或更好的替代品,但他思量一陣後仍婉拒了這個理想的提案。

  『若是我未來後悔,那就還是要麻煩各位了啊。』當時的林奈烏斯展現想憑藉行走一回的樂觀精神,實則以笑容掩藏了他的不安感。

  他剛拾回第一段的記憶,在難以名狀的層面他隱隱抵拒重拾與潘德莫尼相同的生活型態,不明究裡地他認定那是種束縛,而且他顯然不想再回到那個狀態之中。

  於婉拒其他工程師的好意之後,並非就無人和他重提起做輔具的建議,但他堅定得近乎執拗,即使眼下他無意外地就是因此一決定嚐到了苦果──同時也感到近乎滿溢的踏實。

   
  咿呀,幾步之外的一扇門敞了開來。

  林奈烏斯聞聲抬起頭,還疑惑著,門內走出的來人身形高大,深綠色系的羽織整理得一絲不苟,齊頭銀白的髮絲束在腦後,雖還一語未發,已然先瀏覽過住民名冊的林奈烏斯就辨識出他的身分。

  「日安,林奈烏斯閣下。」魯卡向他行了個頷首禮。

  「你好,梅爾巴茲大公,抱歉,是否打擾到您休憩了呢?」

  「不,我也只是聽聞外頭有動靜,所以就出來看看。」魯卡審視著身形相比他嬌小許多的林奈烏斯,「你看起來狀況不太好。」

  「嗯……今天想試著要多走些路,不知不覺卻好像走太多了些,你知道的。」林奈烏斯苦笑著以特製枴杖輕拍自己的瘸腿。

  「若是願意的話要否到老朽的住處稍坐一會?帕茉那孩子前腳剛走,帶來了品質相當不錯的茶點。」

  「哎呀,這可不太好意思。」林奈烏斯鬆開了他的眉頭,「不過我相當喜悅能有這份榮幸,於是請讓我叨擾了。」

  魯卡領著林奈烏斯進入自己的居所,林奈烏斯環顧四周,雖然天花板懸吊的仍是自主供電的燈泡,然而房內的格局和宅邸普遍的西式風格仍大有不同。

  進入玄關後是略微架高離開地面的榻榻米,魯卡先行脫除靴子踩上室內的地面,林奈烏斯想著自己也應當要有樣學樣蹲下來脫鞋,結果魯卡竟表明直接走上去即可。

  魯卡安排林奈烏斯就坐,由於不方便屈起腿,林奈烏斯以枴杖為輔緩緩地單膝著地,而後側坐在座墊上。魯卡全程並無任何催促,於藍髮男人與他的腿奮戰期間將桌上包裹有編織繫繩的紙包拆開,從包裝裸露出的是一塊褐紅色長方體的糕點。

  「讓您見笑了。」林奈烏斯語帶歉意。

  「實屬無傷大雅,無須介懷。」魯卡泰然安適地執起包裹在紙包中的塑料小刀,糕點被切成數等分的小塊,分裝成兩小碟,似乎是查覺到林奈烏斯略顯疑惑的神情,老者徐徐開口。

  「布勞閣下的手藝相當厲害,我沒想過這裡也可以見到羊羹。」

  「啊,是有名的東方甜點對吧?許久以前有聽聞過,可是一直都沒有機會實際品嘗。」

  「若是配茶的話會更加美味,羊羹的甜能中和茶水的苦澀,並帶出生津的回甘。」

  「那請務必向我展現一下您沏茶的手藝。」林奈烏斯驚嘆道。

  「這個自然。」魯卡嫻熟地著手於茶水的準備,不消多時便為兩人上好了茶。

  「我可算是因禍得福了。」林奈烏斯將深色的糕點分做了更小塊送入口中咀嚼,磨得細密的紅豆香氣在整個口腔中擴散開來,刺激著舌尖,雖甜但不會惹得人口渴,滋味樸實而內斂。

  「閣下的來訪也讓老朽尋了點事能做,帕茉他們都是好孩子,就是太拘謹了,一個個都搶著不願意讓我做雜務。」

  「那是梅爾巴茲大公深受愛戴的證明啊,事實上我現在全然可以理解他們的心情。」林奈烏斯表情認真,在飲了口茶水後微微皺起眉頭,像是想讓自己的臉更有說服力,「……因於您實在是個心思細密的人,也謝謝您始終不提我今日會如此狼狽出現在您門口這事,或是為何我單獨行動。」

  「只是發現閣下並不若外表所呈現的年輕。」魯卡優雅地以竹籤插起一小塊羊羹,「而人在有些年歲後,一些決定於立定後便是無法被動搖的,這個道理老朽還算略知一二。」

  「您也並非我初聞您時所想像的蒼老肅穆。」糕點大概還剩下一半,林奈烏斯誠摯地感慨道,「久違了像這樣和友人對談般的氛圍了,人的周遭還是需要些熱鬧。」

  「這對我來說可是稱讚。以及若閣下願意,隨時歡迎造訪。」魯卡淺笑道,在一室的祥和中替林奈烏斯杯裡添入新的茶。


─END─

评论
热度 ( 11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