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Unlight】流星│阿奇波爾多&艾茵

※參與UL猜文風小遊戲PART2之文章

人物:阿奇波爾多與艾茵

Tag:流星


─────
  滿天的星子全是璀璨的金色。

  艾茵眨了眨眼,想像在數百個世界之外,那些比她的頭髮還要細小的亮點個個都是能銷毀生物形體的高溫,但眼前她與他們相隔得實在太遠了,她只感受得到夜間的微涼扎得她寒毛豎起。

  她以些微的幅度挪動向營火湊近,聖女之子枕著她的腿沉睡著,抬著頭的時間或許是有點長,長到她的脖子跟腿一樣都有些開始發痠了,於是她轉而以手輪流作輔助撐住腦袋,彷彿憑藉這樣的凝視,便能把那些細小的金粒盡收入她蔚藍如湖海的眼底。

  頭頂的貓耳朵由於吹撫的風反射性地甩開沾在上面的沙土,她的鼻尖顫動,嗅到空氣中有被翻攪起來濕潤泥土的氣息,淡淡的煙硝與受風樹葉發出的沙沙聲響打破了夜的寂靜。

  「不論看了幾次,總是覺得特別不真實啊。」艾茵抬起頭,回到營火邊的是獨自去進行勘查的阿奇波爾多,她向男人點頭示意。

  「是說天空嗎?」

  「是啊,不會變化的星斗,雖然做得挺像,但反而提醒了人這裡是死後的世界。」阿奇波爾多聳肩,給自己找了個舒適的位置盤腿坐下來,並用組裝的小腳架燒起開水。

  火光的輪廓開始明明滅滅,阿奇波爾多向火焰裡添入幾根撿拾回來的乾柴,身為引導者的聖女之子若是體力耗盡無法動彈,他們這些佈告者也沒辦法辨識多元空間中的道路繼續前進,只能讓隊伍稍停下腳步。

  他們此趟出門沒有乘馬只是步行,沿途回來的天空像是擺設著許多迷你燈泡的墨色布幅,阿奇波爾多探查的結果顯示他們這次停駐的地方恰好都沒有棘手的魔物,只消在聖女之子醒來前點起一點火焰維持住周邊溫度,可以算得上是相當悠閒的一次守備任務。

  「若是星星不會墜落,對我們而言應當算是好事。」艾茵用樹枝把嗶啵彈出灼熱的木頭斷片掃回火堆中。

  「這倒是跟我所知不同的概念,人類的孩子看到流星可瘋狂了,相傳在流星墜落前默念願望,許願就可以成真。」阿奇波爾多將未燃香菸叼在嘴裡。

  「在我們的語言裡,墜落的星星代表大母的眼淚。」艾茵壓低了音量,輕手輕腳地撥開聖女之子臉龐上凌亂的髮絲,哪怕其實那些頭髮的刮搔根本不會阻撓人偶的夢境,「母親的悼念總是令人感到悲傷的事情。」

  「那為何妳還會想看著天空?……像妳所說的,如果那裡有母親的淚水。」

  艾茵思索了半晌,緩緩啟口。

  「我們從花裡出生。」

  「樹木都是我們的眷族。」前端燒黑的樹枝讓她靈巧的手使得像枝炭筆,在沙地上勾勒出樹枝狀淺淺的黑痕。

  「大地是母親的懷抱,而天空是母親的容顏。」

  一筆於天,一筆於地。

  「我想,或許在遙遠天際的另一邊,還有我存活下來的同族。」艾茵用她的圓眼睛望向阿奇波爾多,橘黃色微弱的燈火照映下讓貓少女的瞳孔縮小得像是一條細細的縫。

  「那是妳的願望嗎?」

  艾茵搖了搖頭。

  「願望很久以前就不存在,因為我用掉了。」少女的唇角擒著落寞的笑意,「這應該比較偏向於奢求吧。」

  在眨眼的瞬間他似乎見到了從艾茵眼中殞落的流星倒影。

  阿奇波爾多習慣性地來回搓著手指,他想自己實在不擅長於安慰人,所以他只是默默地將輕便壺移開火焰,放涼了一陣子後把水倒入放有奶粉的馬克杯中。

  「謝謝,還有其實阿奇波爾多先生可以抽菸的。」艾茵接過了杯子,溫度掌握得剛剛好,相當適合暖手。

  「不,在女孩子面前還是算了。」


─END─


评论
热度 ( 6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