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Unlight】相談│伯恩哈德&多妮妲

※參與UL猜文風小遊戲PART1之文章

人物:伯恩哈德與多妮妲


─────

  液體順著壺嘴引導的通道流淌而出,燒得幾乎要轉紅金屬內的空氣被壓縮推出,間斷發出高亢的咻咻聲響。偶有幾滴滾燙的水珠濺到杯子的範圍之外,但男人對此早已駕輕就熟,手抖也不抖,只是握著塑料的手把小幅度劃著圓圈。

  呈順時針倒出的熱水沖開了瓷杯底部的深色粉末,水位隨著茶壺越發傾斜的角度漸高,而後在逼近七分滿時恰到好處地停止下來。

  伯恩哈德端著兩茶杯的咖啡回到桌邊,蒸騰的熱氣裊裊升起,蒸氣後紫眸金髮的少女噘著嘴正襟危坐在椅子前緣。

  少女白皙的指頭反覆捏著她艷紅色的裙襬又復鬆開,水潤的大眼睛最初只是跟著推到她面前的茶杯的路徑移動,接著她抱懷猶疑的視線窺向男人的臉,彷彿認為那是什麼不懷好意的招待。

  「聊不下去時或許喝點東西能做為對話的緩衝。若有需要也可以自己加糖和奶精,還是你更想要紅茶?」伯恩哈德拉過椅子,即使坐下了卻依然令多妮妲感到因於彼此身高差距襲來的無聲壓迫。

  「咖啡就好,謝謝。」多妮妲緊張歸緊張,然而自豪於教育良好的她並沒有容許自己失去應有的禮貌。

  「沃肯希望我可以和你聊聊。」

  「博士自作主張了,沒事,沒什麼好說的。」多妮妲倒完奶精,不自在地揮舞方拿起的糖夾,些許掉落的白砂糖屑被沾在她的杯子邊緣。

  「是嗎?」伯恩哈德慢條斯理啜起咖啡,而少女似是對自己的鞋尖忽然感萬分的興趣,死盯著前頭被擦拭整潔的小牛皮。

  「……伯恩哈德先生有和弗雷特里西先生……吵過或打過架嗎?定義裡專指手足間的那種。」

  多妮妲問得嚴肅,可話一出口衍生的彆扭讓她覺得自己此刻的眉頭應該都皺得可以夾死弗拉姆了。

  「……弗雷特里西被我打到腦震盪過,如果你是想問最嚴重的一次的話。」

  伯恩哈德平靜的回答讓多妮妲短暫地忘記她的教養,吃驚地張開嘴。

  「很驚訝?」興許是少女的表情太逗趣,伯恩哈德勾起嘴角,那讓他周身的氣氛很好地被軟化,變得平易近人起來。

  「我以為你們感情很好。」

  「我們兩個身上從來就不缺對方造成的傷,小孩子總是這樣的,可我們眼前都是成年人了,即使再有意見不和也已經學會如何用大人的方式尋求共識。」伯恩哈德把茶杯歸回碟子上。

  多妮妲試著想像,結論到自己無法將伯恩哈德輕描淡寫所述的小孩子打架行徑和現今的雙胞胎連結在一起。

  「那博士完全所託非人嘛……抱歉,太沒規矩了,當我沒說這句。果然要我和雪莉和好相處本來就太強人所難了,就算關係很近似於姐妹,我也不想當那個女人的好姐姐。」思及會讓沃肯失望,多妮妲沮喪地放任自己趴在桌面上,把頭顱埋入交疊的雙臂之間。

  「手足間本來或多或少就會有些衝突。」

  「你想得太簡單了,博士是要我跟你學怎麼和雪莉言歸於好,不再吵架。」多妮妲憤憤不平地抬頭。

  沃肯以她的年長作為約束她的理由,她確實也可以壓抑怒火,可若要她先道歉?她寧願給雪莉不離身那頭傻呼呼的笨狗舔得滿手口水。

  「暫且不論事由,畢竟我也不瞭解你們之間的狀況,但我會建議你們自己設定一個和好的信號。」

  「和好的信號?」

  「當道歉很難說出口的時候,用某個行為當作折衷的示弱,至少可以解除劍拔弩張的狀態。」

  多妮妲反覆咀嚼男人的話語,這才察覺自己早就忘記了緊張和焦慮。

  凝視她的伯恩哈德的眼睛和人偶用的漂亮玻璃眼珠不同,是自然深邃得能讓人聯想到湖泊裡森林倒影的綠色。

  人偶對時間流逝的概念比人類遲鈍許多,她已經被啟動了百年卻還是保有少女心性,步入中年的年紀則讓男人的表情起伏變化不太大,但即使說的話並不算多,多妮妲從對方進一步的解釋感到成熟的耐心與想幫忙的誠意。

  尷尬地摸向自己的茶杯,咖啡差不多開始涼了,一陣羞愧的熱度卻像是沿著脖子燒上了多妮妲的臉頰。

  她若無其事舉杯啜著咖啡,說實在伯恩哈德的表現與她原先所預料並不相同,在閒暇時被委託開導一個不甚熟識的小女孩怎麼想都是件麻煩的差事,伯恩哈德平常也不喜形於色使人更添畏懼,豈知坐下來談後對方不慍不火,相較總是舉止大咧咧又喜好熱鬧的雙胞胎弟弟,伯恩哈德著實散發著種兄長獨到的穩重氣度,使她油然升起一股眼前男人值得信任的念頭。

  「你們還有很多時間可以磨合和學著如何相處。」

  「我可不敢那麼樂觀……不過大概知道該怎麼做了,謝謝你的咖啡。」多妮妲喝光最後一口,眉宇間又恢復了她驕傲與自信的神采,「不過如果以後還有問題可以再過來嗎?我是說!因為你的咖啡泡得挺好!」

  多妮妲緊急捏出了個無關緊要的理由,心底尚且暗叫不好,但很快地見到男人的表情後她就放下心來。

  她想伯恩哈德嘴角微笑的弧度代表了答應。


─END─

 

覺得這類遊戲由於人物是用抽的,所以有時候可以寫寫平時不大會碰頭的組合,很新鮮XD


评论
热度 ( 4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