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處刑人】關於甜甜圈的那些事情│Connor/Murphy

※分級:輔導級 (PG)

※Connor和Murphy談論起繼承人的話題,而後他們吵了一架。

※標示PG-13僅為語言因素,時間點未明的腦洞,角色二人全屬於原作不屬於我。

─────

  今日波士頓午後的天空是讓人看了心情只會更加陰鬱的灰色。

  Connor佇立在甜甜圈店前面,背後倚著漆成墨綠色的街燈,他的墨鏡剛剛才擦過,往上梳的瀏海讓視線可以穿過透明玻璃清楚地看到堆疊在店裡頭那些灑滿各色糖霜的甜蜜玩意兒。一把雨傘被他充作拐杖,不舒服的站姿弄得他肩膀痠疼,冰涼的金屬貼著他頸後作支點的那一小塊皮膚,吹撫的風讓他打了個噴嚏,某個駝著背的老女人神秘兮兮湊過來,那不討喜的模樣像極了童書裡畫的巫婆。

 「上帝保佑,boy。」老女人對他喑啞道,接著咧開她幾乎爛光牙的嘴,彎起手指無聲比了幾個數字,最後掏出把破爛的鈔票顫巍巍地在他的胸前露骨地拍了拍。

  「我看起來哪裡像出來賣的?Get the fuck off me!」Connor站穩了雙腿挺直腰桿,要不是還惦記著對方至少是女人,他都不想壓抑用那把擋不了雨的破傘舞一段西洋劍刺擊的衝動。

  對,他跟Murphy不一樣,即使對方長得像晃出森林作亂的醜山怪,他也絕對不打女人。

  老女人絲毫不知感激飛快地轉身離去,嘴裡伴隨嘰哩咕嚕的咒罵聲,還回頭對他比出大大的中指。

  Fucking Jesus,好吧,他得承認這行不通,絕對行不通。

  Connor絕望地把臉整個埋進雙掌之間。

───

  他與Murphy聊起了繼承人的話題。

  最開始他們肩併著肩擠在床上 (他的床,他們的小電視可不是什麼有附杜比環繞音響的氣派傢伙)看了部聲光效果俱足的影片,Murphy心不在焉踢倒薯片的袋子,弄得整張床都是黃色的碎屑,眼前的Murphy隨口應和他的談話內容,專注地把比較大塊的薯片撿起來塞進嘴裡,順便把沾在手指上的鹽分舔乾淨。

  「我們不可能執一輩子刑吧?上帝有天會給啟示讓我們退休,像電影不也都這樣演嗎?老特務在街上挖掘到素質好的學徒,給他充分的訓練把他教成新世代的特務,繼續我們的事業服務社會!」Connor不死心地繼續說道。

  「酷,然後教成後功成身退的老師你還能被光頭唱Rap的黑人老鬼在腦袋來上一槍。嘿,你要教他什麼?怎麼用你的蠢繩子勒死罪犯?」Murphy終於捨得讓被像奶嘴一般吸個不停的手指離開嘴,眨著他純真的藍眼睛作勢捏住一條橫於胸前透明的繩子。

  「Fuck you Murphy!我們應該一人教一個,然後讓他們兩個來場射擊比賽!」

  「Yeah!And fuck your stupid idea!你會先引來一大票的警察,然後沒錢交保的我們會通通進監獄!他媽的關上一年半載,笨蛋!」Murphy輕拍了他攣生兄弟的額頭一把。

  「……你知道我想到你可以教什麼了嗎?你可以教你的學徒掐小蘭花,然後模仿瑪麗蓮夢露唱生日快樂歌。」Connor故意尖細著嗓子翹起雙手尾指。

  「Fuck you Connor!」禁不起激將的Murphy撲到Connor身上,轉瞬就是招呼幾個直拳,Connor用雙腳剪住Murphy的腰抓準空隙還以顏色,散落被單的薯片全在兩人激烈攻防戰間被掃到地上。

  扭打在一起的兩人理所當然地也忽略了住四樓的女人神經質用長柄掃把篤篤篤隔著天花板戳他們地板的聲音。

  「娘砲!小娘砲Murphy弟弟生氣啦!」Murphy沒有繼續像隻食蟻獸整個床找薯片殘渣舔的愚蠢行為使Connor樂極了。

  「他媽閉嘴,再說一次那詞我殺了你,做哥哥的當然弟弟說教就教找就找啊!」

───

  Connor呼出口中的菸,挾帶結成凝露的水氣。

  他已經在風中站了幾個小時,菸都快抽完了,或許有一個小時?兩個?還是三個?還是其實早就過了一個世紀?

  他具體該怎麼做?他需要縝密的計畫,他是否該等哪個適合的人選走出甜甜圈店然後往他面前一跳,宣布:『今天真是個好日子,恭喜你被上帝選為聖徒的繼任者』?

  Connor把菸蒂丟到地上踩熄。

  不,這該死的蠢斃了,行不通的狗屁,簡直比他想著在越來越黑的爛天空下雨前回家找Murphy的主意還蠢。

  Connor摸索口袋一陣,拉出幾張鈔票,推開眼前邊角吊著小鈴鐺還畫著粉紅色貓咪的玻璃門。

───

  Connor抱著紙袋回家時,不意外看到Murphy的項鍊早已穩穩掛在牆上,而本人更是把外套全揉成一團扔在他的床位,然後賴在自己的位置上看漫畫。他對這樣的光景並未感到任何不自然,畢竟Murphy向來都比他要來得更沒耐心。

  「Connor,你找到了你那該死的徒弟了沒?」Murphy斜眼看向門口的Connor。

  「那你又找到你那跟你一樣娘娘腔的徒弟了嗎?」

  「我根本沒找,天氣那麼冷,我幹嘛學你像個傻蛋站在外頭吹風流鼻涕?」Murphy取過毛巾不甚溫柔地丟到他兄弟臉上。

  「那我想我們兩個還得獨幹上好一陣子囉。」Connor聳肩,將自己的項鍊掛好。

  「知道就好,Connor,我肚子餓了。」

  「我買了甜甜圈,還熱著。」

  「做得好弟弟Connor,還不快拿過來。」Murphy笑彎了眼睛對他伸手,咧開的嘴裡滿口白得發亮的好看牙齒。

  「Fuck you Murphy。」

  Connor拆開畫了太陽與白雲朵的紙盒,在波士頓的天黑降臨前,與他的兄弟一起享用了一頓甜甜圈配啤酒的下午茶。

─END─

後記:2015對我人生而言最大的變革約莫是掉入了名為Norman Reedus的漩渦,著魔似地補著他演出的影集和視頻,寫的時候塞了些自己興趣的梗,TBS近期宣布將會有前傳電視劇了 (貌似把故事背景規劃於更早於兄弟之前的時間軸),但最讓我心心念念的還是這對愛爾蘭兄弟啊QQ
以上,第一次在SY上發文,感謝看到這裡!

※初發表於隨緣居

评论 ( 9 )
热度 ( 27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