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行屍走肉】Cuddle│Daryl中心

※影集第三季監獄篇時間點


─────

  Daryl在月亮的角度爬升得足以照亮大半個室內的時候回到了囚區。

  稍早他放完哨,接著由Glenn接手,亞裔青年爬上哨塔,被寒風吹得打了個噴嚏,他與對方點頭示意,在爬下梯子離開前看到農場長女的Maggie也跟著竄上來,腰間還綁了條毯子。

  「兩個人一起守夜倒挺能取暖,上面風冷,或許我們以後都該這樣安排。」

  他對站得極近的兩人說道,要不是月光沒有溫度,他會覺得Glenn的臉龐瞬間像是曝曬太久似的脹得通紅,Maggie對Daryl眨眨眼睛,解下毯子罩在Glenn身上,接著把傻楞著站在哨台外面的青年推進不受風的裡頭去。

  他聽見了Glenn問情人不睡覺做什麼,但連句子都沒問完就沒了聲音,Daryl沒有留在原地不解風情,爬下了階梯。

  二十四時制除卻約定集合的用途外失去了意義,不過即使沒有手錶,從拉長影子的長度他判斷再過三、四個小時後就會天亮。

  現在還是夏日,然而夏至過後白晝將越來越短,表示他們能待在外頭探索的時間也會跟著被壓縮。

  世界的正常機能停擺導致資源只會減少不會增加,Daryl計畫起接下來每次的外出都是在為他們於監獄裡過冬做準備,他對自己的強壯還算有自信,可是他們一行人中有傷患、老者、有女性,也有孩子和襁褓中的嬰兒,他們需要食物、彈藥、足夠保暖的衣物以及所有能夠派上用場的玩意,不能讓任何人倒下,畢竟在醫療缺乏的環境或許區區感冒就能讓他們喪命。

  在他們失去了那麼多人後,沒有人的生命應當繼續被操他媽的上帝蒙主寵召,想必他的這番內心話會令信仰堅定的Hershel大皺眉頭。

  所以他也只是想,事實上他比起說話參與討論,他用作思考的時間要多得更多。

  他從廣場返回囚區,過程中他還沿著鐵絲網謹慎地巡邏了一圈,自從獄囚偷偷把行屍放進監獄來之後他們學會更加小心,除了自己人外簡直是無人可信,他發現有零星的幾隻行屍維持直線運動呆板地撞著鐵絲網,他們撞上了牆被反作用力逼得後退,緊接著又撞了上來。

  行屍們不畏疼痛,從被撕裂的創口裸露腐臭的內臟和骨頭,幾許已然變成深褐色的爛肉隨著衝撞被沾黏在網上,配合行屍咿咿呀呀的詭異叫聲足夠令人嚇得無法順利入眠。

  握緊弩箭被削得光滑的桿,Daryl在行屍靠近牆時舉手無聲無息地了結掉行屍們漫無終點的死循環,每一箭的戳入就是破壞一個腦袋,順著箭矢被拉出來的腦漿弄髒了他的手。

  「晚安。」他垂下眼皮對著空氣說道。

  無論是活人還是死人都需要好好睡上一覺。

  Daryl進入了囚室,其他人都還沉浸在深眠中,他可以聽到人類混著潮氣的呼吸聲,確認沒有人呻吟或是輾轉反側這件事讓他感到安心,他這才悄然踩上階梯。

  不若他筋肉結實粗獷的外表,Daryl於行動間所製造的聲音極低,他在末日來臨前就是個好獵手,只要他想,他甚至可以不驚動野鹿分毫就從背後靠近並精準地射穿牠的咽喉。

  Daryl在聽見Judith細細的啼哭聲時轉移了行進方向。

  「What's wrong ? Little ass kicker ?」他把手中的髒污抹在身上,Judith躺在他們用紙箱為她做的小床裡頭哭得滿臉淚水,看來已經哭過一段時間了。

  他趕忙將背著的弩箭卸下,小心地將女嬰抱在懷裡,Judith纖細得不堪一折的脖子枕著他的手臂,他仿效著搖籃的頻率小幅度的來回擺動身體,一邊啞聲喊著他給小女嬰取的綽號。

  對香菸的成癮到底還是影響了他的嗓子,他的聲音聽起來像張被敲破的鑼,但這顯然還是挺有效,Judith不哭了,哽咽吸著通紅的小鼻子,眨著她那雙晶亮純潔的眼睛靜靜凝視著他。

  水液飽滿的藍色裡像乘載著滿滿對於世界的好奇以及希望。

  「她很喜歡你。」

  「只是想要人抱,還不會走路就急著想折騰人的小傢伙,是不是?」

  Judith像是聽懂般伸手想來握他髒兮兮的手指。

  Daryl回過頭,Carol的潛蹤學得很好,從樓梯上來時的聲響微乎其微,女人的體重本就比男人輕,或許再練一陣子就能有超過他水平的成果。

  也或許她本來一輩子都不需要學會這個。

  難以說明的傷感浸染了他,他天性不擅長說話,所以乾脆地轉移話題問起女人去了哪裡。

  「Sophia小時候也是這樣,不管天亮了沒有,一餓就哭。」女人揚了揚手中的奶瓶,顯然她剛才前往廚房一趟。

  接過奶瓶,一接觸到乳膠瓶嘴Judith馬上乖巧的吸吮了起來,響亮的嘖嘴聲徹底軟化了Daryl暴戾的線條,眼前比起驍勇善戰的獵手,他更像是一位專注於餵養自己骨肉的慈父慈母。

  「還沒聽你說過為何這麼會哄孩子。」

  「也沒什麼。」

  「反正奶還多著,就說說看嘛。」Carol鼓舞著他。

  「好吧,Merle……在他離開家之前,不喜歡我和鄰居的孩子玩。」Daryl囁嚅道,視線不自在的左右游移。

  「嗯?」Carol點頭,催促讓Daryl繼續說下去。

  「他老是說Dixon家的孩子不該玩些娘娘腔的東西……你知道,出於……像個男人一樣之類的理由。」

  『Hello, little sister.』

  其實這並非是段美好的回憶,但就連他那被所有人都認為是個壞胚子的兄長促狹地喊他Darylina這件事,對現在的他而言似乎都成了難以忘懷的回憶。

  「我還是會趁他出門鬼混時溜出去,我爸媽都醉死在床上,他們才不管我去了哪裡,社區裡有個公園,下午時會有幾個小女孩帶著她們的娃娃……嘿!不准笑!」

  Daryl困窘得氣急敗壞,Carol終於放任自己打開牙關露出笑聲。

  「她和你一樣喜歡折騰人對吧?」Daryl感到悶悶不樂,Judith則是打了個滿足的飽嗝。

  Daryl事實上並不是特別中意絨毛玩具,然而那些是他蒼白童年中所能求取最接近於擁抱的機會,幼時的他很早就懂得他的家庭和別人不一樣,他那對糟糕的父母似乎完全沒有考慮過要給予他孩子該獲得的關懷,而與他相差歲數甚多的兄長則是用令他難堪的方式逼他對那些柔軟的事物死心,迅速長大。

  「抱歉,你知道嗎?你的樣子會讓人忍不住想欺負你一下。」Carol勾起嘴角,並在他皺起眉毛的同時接道,「我曉得那一定很難熬。」

  「沒什麼,都過去了。」Daryl聳肩。

  或許有姐姐或是母親就是這樣的感覺,當然是指正常的那種。

  有些困擾但不討厭。

 Daryl放任腦中的思緒四處遊走。

  過去覆水難收,他能做的也只能是前進,Daryl將奶瓶放置一旁,懷抱裡的Judith此時已經撐不住自己的眼皮,頻頻打起瞌睡。

  他把Judith放回紙箱裡,替她蓋好被子。

  「你也該睡了,Sweetie。」Carol給了Daryl個擁抱。

  他低聲應和著,在女人的晚安吻落在頰上時反射性緊緊閉起了眼睛。



─END─

對於自己很在意的對於劇中Daryl抱Baby這個部分的自我詮釋,一面想著或許故事裡的時間點也和我現在打後記的時間挺相近的。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