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鐵血的孤兒,三日月/奧爾加+其他】愚者們的宴會

* 順了順語句貼出,愚人節相關,雖然當初寫完時也是4/2,早過期了XD

* 不確定鐵血的曆法裡會不會過愚人節,總之是自己想寫的內容

* 時間點已經是25話後



01.
  奧爾加從艦橋離開,在拐過通往餐廳的轉角處時碰到了三日月。

  三日月率先發現了他,抬起左手招呼,無力的慣用手則是一如既往地籠罩在過大外衣的口袋中──雖然頻率沒有初期頻繁,那隻右手至今仍偶發性地會不受控發起顫,直接連通人體神經和鋼彈骨架的阿來耶識系統讓他們於約半年前的戰役打了勝仗,但也因過於強烈的反饋作用,造成了使三日月部分感官失能的後遺症。

  見奧爾加未有進一步開口,三日月偏了偏頭,用他只剩下單邊能供聚焦的視線匯集在奧爾加身上,靜靜地投予詢問的眼神。

  「怎麼了嗎?」奧爾加直接問道。

  「嗯……看來沒事。」三日月思忖半晌後回答。「那我要去機庫了,看大叔需不需要幫忙。」

  「嗯。」

  簡短回道,奧爾加尚且疑惑著,三日月沒有駐足太久,將腳往下一蹬,經過了奧爾加的身旁後越飄越遠,最終消失在長廊盡頭。

  奧爾加繼續前往餐廳,雖然不清楚是什麼原因,三日月與他的相處模式也與平常無異,然而他感覺到了某種人為因素介入的不協調,卻又怎麼都得不出結論,究竟是什麼地方令他感到奇怪。


02.

  最先一個因於被整而發難的是西諾。

  剛進入燈火明亮的空間就能聽到一群人的大聲嚷嚷,以年長組和年幼組為劃分,雙方站在餐桌的兩端,此起彼落地叫戰,幾乎像是打算要掀了漁火的艙頂一樣。

  非戰時的漫無紀律有時會令奧爾加感到困擾,歸根究底多數團員都還是心浮氣躁的少年心性,但至少還有在出資金主面前要懂得收斂些的認知,所以到了後來,他也不想再去多訂一些繁瑣的規矩,來限制大家的自由。

  「幹什麼這麼吵?」

  「唷,團長!你看!西諾現在超帥的!」萊德比向西諾的臉。

  「哈?想挨揍啊萊德?」

  「是西諾自己太蠢!」橘髮的少年大喇喇地扮了個鬼臉,貓著腰靈活地躲到短髮青年抓不到他的地方。

  奧爾加蹙起眉頭掃過去,西諾的臉頰上印著一個新鮮的巴掌印。

  「塔賓斯的姊姊的傑作。」一個孩子唯恐天下不亂般解釋道。

  「你該不會對她們哪裡失禮了吧……」奧爾加眉頭深鎖,雖然應當不至於,但西諾喜歡女人是全艦都曉得的事情。

  「才不會!」以為自己人格被懷疑了的西諾趕忙辯白道,「都萊德這傢伙啦,說為了慰勞我們平時工作的辛苦,大姊提議要給我們抱抱。」

  「所以這個腦袋裡只有大咪咪的笨蛋喜孜孜地自己衝上去,當然就挨揍囉。」

  「我哪知道你是騙人的?」

  「是會相信這種騙小孩謊話的蠢貨自己不好!」

  「你自己就是臭小鬼好不好!」

  「好,停。」奧爾加被幼稚的大嗓門爭吵弄得頭都疼了,「萊德,為什麼說謊?」

  「欸欸──」優先被究責的少年整張臉都垮了下來。


03.

  萊德說會整西諾是愚人節的緣故。

  「話說回來,總覺得今天過來時好像特別熱鬧啊。」

  「是愚人節吧?我們艦上也玩開了,大概是她們告訴小朋友有這文化的。」名瀨‧塔賓撐著頰,在閱讀完這期的工作簡報後,奧爾加又從義兄口中聽到了一次那自萊德處聽來的陌生節慶名詞。

  「愚人節是......?」

  「地球上的節日。啊,對了,在這之前沒出過火星的你們不知道對吧?」見奧爾加一頭霧水,名瀨好整以暇地交疊雙腿於桌前。

  「騙人很......好玩嗎?」奧爾加表示不解。

  「嗯......該怎麼解釋,通常是無傷大雅的小謊話罷了,給生活添一點調劑。」名瀨笑道,耐心地說明,對奧爾加所展現的寬容甚至有時候會引起他花貌妻子們的嫉妒。雖說名分上是義弟,然而在名瀨眼中,奧爾加並不比他最年長的骨肉要大上多少,即使身兼鐵華團大家長一要職,但他明白在那偽裝得成熟的表皮下還是個大孩子。

  「既然知曉緣由,你要不要試著也參與看看?」


04.

  『面對被開玩笑要如何反應,也是彰顯氣度的一環哦。』

  氣度嗎......

  奧爾加見著幼年的孩子們成群嘻笑,搬著大大小小的貨物竄過他的跟前,因於船艙內的無重力,還差點因為衝過頭沒緩過來直接撞到他身上。

  「喂,小心點啊。」

  「團長!抱歉抱歉!」

  孩子們迅速交換了視線,一雙雙閃爍光輝的眼睛與他對上時,小臉上的笑容更是愉快了。

  熟悉的光景使得奧爾加回憶稍早的境遇,果不其然地,數十分鐘後三日月再度朝他迎面而來。


05.

  三日月哥對於戰鬥很敏銳,但在其他事情方面卻意外遲鈍呢。

  奧爾加曾聽正值變聲期少年們高談闊論著,而事實上,不只一個人有這樣的想法。

  與三日月相偕移動到人員比較不會路經的地方,三日月眨眼等待著,奧爾加對此深深嘆了一口氣。

  「他們都說我有事找你對吧?」

  「嗯,不過我好像被騙了。」

  猜測被驗證,奧爾加聞言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這並非是遲鈍所致,而是由於三日月把人生中泰半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他身上,才會顯得對其他事情沒那麼敏銳。

  「你啊......知道是騙你的,就不必提及我的事什麼都信的啊?」

  「但也沒太大關係不是嗎?沒有涉及危險,而且可能你真的有需要。」三日月一臉無所謂,以左手掏出隨身攜帶的火星椰棗,隔著強化玻璃眺望艦外漆黑的宇宙。「騙人的節日啊......感覺也挺有意思的。」

  「西諾剛剛可是被萊德氣了個半死哦。」奧爾加放鬆身體,放任自身倚著欄杆。

  或許這就是名瀨所提及的對於開玩笑的氣度吧,果然對他來說,表面上追隨著他的三日月同時也是他所冀望成為的理想。

  「吶,三日,如果以我為對象的話,你會想出什麼樣的謊?」

  「唔......我不擅長動這種腦耶......」三日月嘴裡咀嚼著,看似是認真地動腦思考起來,少年吞嚥下口腔中的火星零嘴,用他還存有光澤的那隻眼睛凝視著奧爾加。

  「我想那大概會是、『我對奧爾加‧伊茲卡已經感到厭煩了』、吧。」


─END─


Bonus 01.

  拉芙妲告訴昭弘自己懷孕時,慌亂的少年手一滑,將運動飲料全給撒了。

  「呃,那……剛剛的對練,寶寶、沒關係嗎?」少年的橫眉皺在一塊,暴露出真切的擔憂,在那粗獷的外表下實則有著相當心思纖細的一面。

  「噗哈哈哈,昭弘的反應好可愛啊,是騙你的啦,愚人節愚人節。」拉芙妲毫無顧忌形象地捧腹大笑。

  「這不是能開玩笑的事情啊!」

  「抱歉。」飄在訓練機上頭的拉芙妲揉著自己笑得發疼的肚子,屈起腿,讓腳心對著腳心,「不過接下來是認真的,哪一天真的有的話,就讓這孩子叫你哥哥吧。」


Bonus 02.

  蓋里歐緊緊抓握著操縱桿,屏幕已然出現裂痕,錫蒙利漏電的駕駛艙發出像是再受一擊便會整個碎裂的可怖聲響,椎心的痛楚使他分寸盡失地突進,在一片絕望中仍可悲地升起了今天其實是愚人節的祈禱。

  很快地、很快地,他的摯友就會揭露那些降臨於他與他身旁之人的災厄都只是被編出的劣質玩笑吧。

  可惜的是,直到最後,麥吉利斯所坦言的,連同對待他的那些真誠的情感,全都不是謊言。


Bonus 03.

  愚人節過後,眾人所意外的是,平時總是和尤金互相貶損的西諾居然沒有針對尤金開任何一個愚人節玩笑。

  「那和平常不一樣啦。」西諾搔著腦袋,「不要看尤金平常那個臭屁的樣子,他超容易被弄哭的哦,所以不能隨便跟他開玩笑。」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