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鐵血的孤兒,西諾/尤金】No Title

* 私設與腦補併行。

* 兩小則

* 標題是想不到時通用的。


01.

  諾爾巴‧西諾在同個髒兮兮的角落找到了尤金‧賽文史塔克。

  這是個雜物間,平常鮮少有人來,金髮的男孩背對著他抱住膝蓋,阿來耶識對外連接的金屬介面閃著隱晦的光芒,那從無袖背心外露出的肩膀顫抖著,乍聽之下就是在哭泣。

  「沒事吧?」

  「......我很好!」

  「別逞強啊,這味道......你還吐了吧?是不是跟一軍的說別當隊長啦?」諾爾巴蹲了下來,拍拍那蜷縮起來後看著比他更瘦小了的背脊。

  「那種喪氣話能聽嗎?」尤金厲聲道,思忖半晌後嘴唇蠕動,「......已經都埋完了嗎?」

  「嗯,有的找到時不太完整,也分不出來是誰了,那種的就用個箱子全部收集起來。」諾爾巴端詳著友人的側臉,隨著自己越說,又多了幾顆眼淚滾下來。

  「我哭的事情不准你說出去哦!」尤金粗魯地擦拭眼角,轉過頭吐出惡狠狠的警告。

  「讓人知道又沒什麼關係,指令雖然是你下的,但會死人又不能全怪你。」諾爾巴說得直率,「我們都曉得只要還在戰場上總有一天都會死,真要說的話,你比我可厲害多了。要我光一想到要負責管手下那麼多人,就會頭痛到睡不著了。」

  尤金半信半疑,但諾爾巴的表情倒真的是看起來相當困擾。

  「誰讓你平常都不動腦。」金髮男孩倔強地回嘴道。

  「反正有你會負責動就好啦。」諾爾巴皺起眉毛,不由分說地把尤金扯進懷裡,「喏,抱一個。」

  「你你你幹嘛?莫名其妙。」尤金奮力想推開對方,不過諾爾巴的力氣比他還要大,他只能被牢牢按在對方胸前。

  「西諾大爺出借他的胸膛你有什麼意見?不是海咪咪你就將就一下啦。」

  「誰說我喜歡海咪咪的、誰誰誰跟你一樣啊!?」

  無視對方的反抗,諾爾巴不甚溫柔地摸著尤金捲翹的頭髮,幾秒鐘過去後尤金貼著他的心口,看來是放棄掙扎了。

  眼淚也止住了,非常好,果然胸部比吃什麼藥都有效。諾爾巴單純地想著。

  「喂,諾爾巴。」不哭了的尤金打破沉默。

  「怎樣?」

  「......抱抱的事也不准說。」


02.

  諾爾巴這名字跟馬爾巴實在太像了。

  容易搞混。

  最先這麼提起的是三日月,遍體鱗傷的孩子們一個個側臥著,有的從上鋪伸長頸子探下頭來。他們的背後都被植入與機械的接口突出體表,甚至被剝奪了仰躺安眠的權力。

  少年們都不喜歡現今自己為其賣命著的老闆,馬爾巴是個已曝露中年福態的男人,脾氣暴躁,愛財又吝嗇,講話也刻薄,實在不是個能討人喜歡的傢伙。雖說比起會毆打他們的一軍大人而言已經好上許多,至少為了他們一知半解的『商業信譽』四個字,每個月談好要撥給他們的薪水從沒失約或無故短少過。

  「諾爾巴,你怎麼說?」奧爾加撐著臉頰。

  「名字就名字,憑什麼諾爾巴得配合改名啊?」第一個持反對意見的當然是與奧爾加針鋒相對的尤金。

  「也沒說到要改名的份上吧。」

  「會搞混哦......」隨和的少年本人反而沒對此堅持,「簡單啊,那你們以後就喊我『西諾』就好,西諾聽起來也像個名字嘛哈哈。」

  「......你個笨蛋,不理你了。」見反正也已成定局,尤金負氣似地用被單蓋住自己的腦袋,不理會還傻傻的想逗他笑的諾爾巴。

 

   沒過多久,全CGS就像是沒了『諾爾巴』,取而代之的是多添了個叫做『西諾』的男孩。經歷上下統合,的確再沒人弄錯過西諾和老闆的傳喚,而因此遲疑了行動挨受打罵。

  不過很偶爾的時候,尤金還是會對友人衝口喊出他原來更熟悉的那個名字。


─END─

幾個激發人靈感的POINT:

※ 尤金在奧爾加與三日月入隊前是第三隊的隊長。

※ 西諾和尤金在CGS的相識早於與其他人。

※ 基於避免混淆因素,西諾是隊中唯一不被喊名字而是姓氏的人。

鐵血的一些細部設定簡直讓人欲罷不能腦洞不停><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