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Unlight】2016阿奇生賀│阿奇利恩無差

分級:G

※N劫影

─ ─ ─ ─ ─ ─

  

  興許他們是當今世上最了解彼此的人了,但有時阿奇波爾多實在猜不透利恩的想法。

   「這是什麼?」阿奇波爾多問道,木桌上多出的小盒子醒目得不得了,利恩正在掛大衣,靴子扣在木板上來來回回,發出大量的噪音,利恩隨後走進客廳,那頭長髮上還挾帶著些許未消融的白雪。

  「晚上你就知道。」青年大步跨過他身旁,把盒子揣入懷中,而後誇張地搓著自己的手,讓凍僵的手就在壁爐邊烤火,「這裡冬冷,我說我們應該搬到南方,或者在南方弄間過冬的屋子。」

  「這裡環境挺不錯。」而且乾,全年沒什麼雨。阿奇波爾多聳肩,利恩撇撇嘴,也不堅持己見,改口問起有沒有現成能吃的。

  阿奇波爾多給灶台點上火,蔬菜濃湯只消混些肉片與辛香料便很美味,天氣又冷,相當能勾起食慾,秋季時他們一起打了好幾頭肥美的大雁和鹿,一部分兌換成現金,一部分則是醃起來存放,料想即使幾個月都不工作,也足夠他們過這個冬了。

  利恩外出了一整個月,久到他們的住所外頭都從落葉枯黃變成了白雪靄靄,他們用談話與經歷佐酒,抽著同一盒菸,用共通的語言填補分開時的時光,飯後利恩搶著幫阿奇波爾多收拾,從水龍頭流出的水於月前改過管線,水路從牆壁間經過,貼著屋內的壁爐再穿入屋子裡,使得流出的水不盡然冰寒,而是能帶著些溫度,很快地,滑膩的碗盤就被一只只洗淨晾在架上,滴著水,映著日光燈光可鑑人。

  窗外又開始飄雪,阿奇波爾多忍不住又問了次利恩除去土產外,帶回來的小盒子裝的究竟是什麼,利恩卻依然賣著關子,擺明打模糊仗的模樣讓他想起利恩還年輕稚嫩的時候。

  ──大概是所謂的驚喜,利恩總喜歡讓生活天些新奇、刺激,或是火花,一成不變向來並非利恩的作風,他想著。

   不過,老大不小的還這樣可有些可愛啊。

   見著利恩把手上的水隨意幾下抹在褲子上,阿奇波爾多只是笑笑,沒將心裡話說出口。

  結果直到睡前,阿奇波爾多都沒能從利恩那兒問到謎底,盥洗後熄了燈,他先躺下,而黑暗中另一側的床墊被壓得陷下,年輕的軀體爬上久未有人躺的位置,阿奇波爾多一伸手,就摸到利恩探過來襖熱的指尖,還有一個被摀得微微發熱的方正物體。

   「所以這是什麼?」

   「噓,聽。」

   青年將東西湊在他的耳邊,他推測那是個錄音機,且收音當下環境似乎並不太好,最開頭段播放出的全是雜音。

   「錄音機?」

   「嗯。」

   「......搞什麼神神秘秘的。」這下他可真的被弄糊塗了。

   「先別管,你聽到了什麼?」

   阿奇波爾多闔上眼,仔細去辨識錄音內容所帶給他的訊息。

   「風聲。」峽谷間的、荒原上的,或呼嘯,或輕撫,那是他許久不曾聽見的大地之歌,阿奇波爾多判定不出來源,但想應當是離他們所居住的小樹林相當遙遠的彼方。

   「是南方的風。」利恩強調道,阿奇波爾多想像著也許利恩現正是笑著的吧,眼眸微彎,洋溢著生命力的神采。

  利恩向下追問道,「還有呢?」

  「......還有你。」對於青年的挖空心思,阿奇波爾多以一個吻作為回禮,無論如何這可真是,兜了好大一個圈子啊。

  生日快樂。

 

─END─

 

回憶了幾年來我應該還沒用上這梗吧,應該沒有,那就來寫  (自己寫過什麼倒是記得啊)

雖然說實在的,半夜寫這篇令我哭得唏哩嘩啦,淚腺脆弱的我,可以被自己感動到的我,BGM一對就一發不可收拾 (好像有些個不要臉)對於實在相當開心能夠認識他們這件事情,每寫一次,好像又從虛空裡頭多挖掘了些什麼,對我而言那像是寶物一樣。若是能將從頭開始的淚水能化作珍珠,我想自己應該已經收集了一整個珠寶盒的量。即使季節已然不像所聽歌曲詞中說的是九月,但我想我能夠在腦海裡描繪出他們的聲音。

最後附個BGM名字←Aimer - 『セプテンバーさん』


评论
热度 ( 6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