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漫畫心得】Waltz華爾滋 (上篇)

事實上是有一陣子前看完的漫畫,但近幾個月因緣際會重看,一看不得了,整個火燒上身,結果義無反顧跳了個舊坑每天嗨,也是讓我始料未及(。

慣例先放個簡介

原作:伊坂幸太郎

作畫:大須賀惠

連載期間:2009年─2012年 (全6卷)

─────

※很重要寫在最前頭

※髒話可能有,全程不冷靜

※警告這麼長就知道很嗨

※全篇CP腦發言,軸心歪斜,若需原汁原味感受還請務必從卷1讀到卷6

※看圖說故事,筆者簡直當岩蟬戀愛史在讀

※事實上蟬岩也可以

※此時此刻我是掛著氧氣面罩在打這篇,萌到過呼吸,覺得用生命在愛 (不清醒)


  之前把魔王給寫完,本來還躊躇著要不要把華爾滋也寫一寫,後來發憤圖強起來,想說來寫嘛就來寫嘛,於是乎,我就捲起袖子開始了 (真是個不夠吸引人的開場)

  寫心得總是得先介紹一下,蟬與岩西是於大須賀會作品《Waltz華爾滋》與《魔王》中都有登場的一對殺手與其經濟人搭檔,兩人原型出自於伊坂幸太郎小說的《蚱蜢》,開頭暴雷,小說中的岩蟬雙雙便當 (這人怎麼這樣雷都不先預警的)

  魔王是大須賀的第一部作品,而華爾滋是以蟬和岩西為主角,時間軸位在魔王世界觀的4年前的前傳漫畫。根據小道消息了解,當初魔王改編成供青少年閱讀的漫畫版,然而伊坂太喜歡大須賀筆下所重新詮釋改寫結局的蟬和岩西了,大須賀自己也畫得嗨極,兩個人一拍即合,小房間關起來腦洞大開,進而誕生的就是華爾滋的故事。

  這告訴我們作者與作者間惺惺相惜是多麼感人的一件事情。(等等)

  我還挺喜歡伊坂在描繪裏世界的設定,幾乎讓人相信,或許世界上確實是有某個角落有這樣的一群人靠這個過活,有需求才有供給,靠殺人掙錢這樣的職業似乎是給組織化了,像是岩西就負責跟委託人接洽與事前調查,蟬則是現場實行者,殺手們不全是獨來獨往的單幹,有的還會和經濟人簽專屬契約,也存在有專業程度和價碼高低的差異。

  委託人給予委託,情報販子、殺手和經濟人互助合作,有時候還有專職頂罪的路人、清理現場的人員,以及黑市醫生等輪番登場,各司其職,弄得副自成一個產業結構的模樣,把世界黑暗的那一側以一種極有趣味的方式呈現。

  接下來請讓我一絲不苟地分個幾章幾節來講這個戀愛故事。(認真的)

一、初相遇

  故事開始於無名的殺手少年接了個委託,某個黑幫的屬下指定要殺死自家老大。委託輕鬆地被完成了,但委託人更進一步希望殺手能砍下老大的頭,無名少年以那並非未開始找上他的工作內容而回絕,倨傲不馴的態度令他與委託人起衝突,結果一個反手,少年竟殺死了委託人。委託人身亡後,少年與介紹他工作的仲介引發口角,最後少年憑藉壓制性的身手逼迫仲介吐出了他那份的酬勞,揚長而去。  

  人們不都是將生存建立在其他動物的屍首上活過來的嗎?

  少年認為「世界是弱肉強食,這個世界上本來就只有屍體。」人們仰賴攝取動物蛋白質生存,他也一樣,殺人對他來說獲得的並不是快感,只是為了滿足其生存的要素,就像路邊的野貓會殺死飛鳥果腹,野貓會感受到罪惡感、會晝夜難安嗎?不會吧。少年不解於這樣的他為何他人會將其視為怪物般疏離懼怕。

  在還不知曉其姓名時,便可得知少年在道德層面跟尋常人差異甚大,使得他與整個世界格格不入,無人了解他,他也對於生人感到煩躁,索性就不去想了,他獨來獨往地活著,擁有的只有對於殺人敏銳的直覺和天生掠食者般的身手,雖以並非說感覺得到充實,但也還算是浮浮沉沉,自由活在世間。

  而在國中畢業離家出走後,又過了至少兩、三年,他才終於發現,身邊早已沒有了能夠呼喚他名字的對象。他似乎與世界毫無聯繫,死與生好像也沒什麼差異了。


大概前期就是各種眼神死感WWWWWWWWWWW


  基本上遇到岩西前的少年不修邊幅、徘徊於街頭、靠偶而別人挑剩不要才淪到他手上的殺人委託維生,三餐全靠便利商店解決,睡覺和洗澡都在網咖,由裡而外十足十陰鬱暴躁的不良少年。

  而另一位主角的岩西,在入殺手經濟人這行前,做的是在銀行放貸款的工作,認為金錢至上,人類的情感在利益前頭都不值一提。他對還不出錢的人毫不留情奚落,一位企業老闆因為無法償還債務而舉家自殺,遺書寫的盡是對銀行與對岩西的怨恨,岩西也因此被公司安了個該為此負責的罪名辭退他。一則感到努力工作卻被迫離開職場無辜的憤怒,一則是意識到生命的形式便是弱肉強食,不會背叛他的只有金錢,岩西後來進入地下錢莊工作,從合法幹到非法,接著又憑藉其優秀的話術口舌,進入了殺手業界。

這個北北則大概前期都是這種卑鄙到不行的樣子 (?) 但不忍說他後期還是很卑鄙!!

  他不負責現場,只負責運籌帷幄,不訂立專屬契約,仰賴情報販子介紹那些缺錢的殺手給他,用他那張舌燦蓮花的嘴把殺手們哄得服服貼貼。而無論說的有多真摯,在合作後他們銀貨兩訖,他並不會與這些殺手有更進一步的往來,當然他也有判斷殺手無法完成任務,而乾脆在委託途中就放棄對方離去的時候。

  一如往常地,岩西又需要找個殺手替自己工作,情報販子對他提及有個讓人頭痛、完全沒有職業精神,無人敢接納他卻又實力不賴的燙手山芋,而這樣的人選對岩西再適合不過了,他便買下相關情報,前往和少年見面。當時是個公園,少年方才將被車子輾過的貓屍安葬。

  不忍說有夠像什麼叔叔買小男孩一晚多少錢般會讓人誤會的場景 (。)

   蟬對忽然出現糾纏自己的男人煩燥不已,極力想趕走對方,已然許久沒有個人和他說那麼多的話了。但男人相當黏人,好說歹說,解釋道找上他是有筆大生意想介紹給他,還一邊自顧自地感慨蟬與他所聽聞到的印象不一樣:『原以為是個沉默寡言的小鬼,原來只是平常沒人和你說話嗎?』。

  總是喊「喂」或是「你」的,總是不方便,由於像蟬一樣唧唧喳喳的吵個不停,那就叫你「蟬」吧,男人信口便給了少年起了個名字。看看這種浪漫到不行的分鏡,我的少女心都燒起來了!!!!!!就像那個啦!!!你的名字!!!!!!

  咳 (讓我走出去冷靜個三秒)

  某種程度而言覺得日本真的很喜歡名字梗,像是妖怪若被掌握了真名就會被束縛啦、或者類似西遊記中金銀角呼喚名字應答就會被捕捉的吸人葫蘆等。
  我想,蟬也是一樣的。  

  鑒於岩西與他談論到的委託金額著實豐碩,加諸業界其他人對他退避三舍,他也缺錢,得到了「蟬」之名的少年半不情願地與岩西開始合作關係。

  聘用前初試身手,大殺四方的蟬,告訴我這什麼邪惡到不行的視角,阿北你不動心我要動心了哦!!!!

  獲得男人的讚賞露出意外的表情的少年超卡哇,適度給誇讚、用言語控制其行動、給小猛獸施予枷鎖,岩西真的很深諳攏絡人心那套。 
  讓我瘋狂的飯撒場景,帶回家跟成年人過大的睡衣這種組合實在太優秀無法更優秀 (換氣)     
  兩人進一步地談及委託內容,委託人想除掉的目標是「扭頸男」,他是一個擁有能徒手扭斷人類頸椎巨力的成年男性,同時是職業殺手。岩西轉頭便塞了一堆資料給蟬要他詳讀,蟬大聲嚷嚷殺個人哪需要這麼麻煩,而岩西教導他謹慎縝密才是專業該有的態度,結果不服氣被譏諷只是個殺人比較有天分實則大外行的蟬徹夜看資料到睡著WWWWWW


  驚醒後陷入苦惱的蟬,他不該是在陌生地方還會睡矇的人才對,令人火大同時無法否認地,岩西的話語此時已經逐漸侵蝕他了。也可以看得出來岩西對自己的嘴確實相當有自信,一步步地讓蟬為他所控。

  岩西厲害的地方,在於講到最後蟬即便不情願承認,但心裡早就接受男人的說詞了。然後從認識岩西後蟬多了很多可愛的表情,阿北大概也覺得玩這隻有夠有成就感XD

  手機是聯繫起兩人重要的道具,蟬本來對手機嗤之以鼻,而此刻岩西告知他:『唯有懂得蒐集情報之人才能存活下來。』,讓蟬無論如何都得接自己電話。

  另外岩西極端不滿蟬的不良少年品味,碎碎唸著這可不全身散發讓條子來盤問你的氣息嗎,給叔叔換個無害正常可愛一點的打扮,於是乎......煥然一新的兔子殺手堂堂登場啦☆☆☆☆☆☆岩西先生的品味本作最優秀!掰惹威我個人覺得最精華的是那個尾巴!!

二、手機與賭博

  換裝出門的蟬循線找到扭頸男,結果意外地遭遇到另一組也想狩獵扭頸男的殺手集團Tick-Tack的阻撓 (計時殺人美學,覺得不同立場的殺手塑造得很有魅力也是本作的看點),目標衝突,咬死獵物前獵犬的廝殺一觸即發。

  對方是有著數十人來勢洶洶的大型團體,而蟬只有一個人單幹,一開始又死拉不下臉打電話請示岩西,若狀況生變接下來該如何是好,實在扛不住,被有效率地圍捕,蟬倉皇地往上爬,往建築的頂樓跑去。

  覺得大須賀運用跨頁不論是置入的時機點還是牽動人情緒的部分都非常出彩,夜光熒熒,碩大的廣告布幕映入眼簾,叮囑蟬的岩西的話語言猶在耳,他不相信任何人的、不該相信任何人的,而此刻電話的那頭可能是他逃出生天的唯一機會。

  被岩西誇讚時放鬆下來的表情細微又美到不行,那大概是一種交予的信任好像被慎重地捧在手上的感覺吧,然而......

  我想我當年初次看到這段時應該脫口罵出了 『岩西你他媽個賤人。』叫人家一定要接你電話人家好不容易做好心理建設又給人家掛斷真的超賤WWWWWWWW
  岩西不像蟬一樣對Tick-Tack的惡行惡狀毫無概念,一聽到那不是他惹得起的對象,迅速地他便判斷是該斷尾求生的時候了,掛完電話馬上開始收拾行李準備遠走高飛。

  哈哈不過蟬也不是會遭逢打擊會崩潰束手就擒的類型,生物求生本能被激發,就算被背叛、情勢嚴峻、被大量的敵人圍爐,仍舊靠自己拚死脫逃,吊著一口氣誓言殺岩西到天涯海角,還真的讓他在岩西離開事務所前堵到WWWWWWWWW

  

  直接指出了蟬的心思,即使被利刃架在脖子上,還是一副游刃有餘為自己開脫的模樣,話語銳利得像是要把蟬剖開,將少年的小心思攤在陽光下,從裡到外都摸透了,就算真的覺得太壞了卻也同時感覺相當的有魅力 (艸)

  怎麼樣就是可以說得滿嘴他更有道理,都是你自己的錯的岩西先生,蟬的動搖太明顯啦 (摀心口)

  結果信心滿滿的他馬上現世報被蟬捅了一刀 (。
  

  開玩笑的,當然不可能在這邊就掛掉 (?)這段對峙很精彩,兩個人還沒有共識,Tick-Tack的追兵卻循著蟬的蹤跡殺來,引爆了炸彈,兩人瞬間被吹飛,只得趕緊在對方開始掃射前躲在桌子後。

  必須出奇不意才有機會逃走,岩西提議道蟬想殺他,而他想擺脫蟬,但他們現在還是坐在同艘快要被擊沉的船上。他不想死,蟬也不想死,這倒是共識,那不如來個賭博,活了走運,死了只能說命中該絕。

  

  岩西:『我最討厭自殺的傢伙了,然而坐以待斃也和自殺沒什麼兩樣。』看似謹慎,但也有相當胡來的時候WWWWWWWW 


  岩西計畫佯裝成內鬥兩敗俱傷,讓Tick-Tack成員走到房間後頭檢視他們兩人的生死,趁隙逃走。岩西持槍將短刀前段的刀尖打斷,為了求裝死逼真,蟬得分毫不差地將剩餘短短的刀插在岩西的心口上,維持真的戳進去但又不會殺死人的精準度。
 
  蟬確實在刀子的運用上有才能,做到了岩西的要求。

  一瞬間大意了的Tick-Tack成員讓他們撂倒,兩個人狼狽萬分地逃離起火燃燒的事務所。

  呃呃到這裡才第二集,我決定分幾篇完成了(哭) 總之,蟬的自恃與無知、岩西說放手就放手的無情無義,還沒賺錢就各種把錢燒掉,把自己最差勁一面都給對方看光光的落難搭檔的扭頸男狩獵之旅還要繼續キタ━━━━(゚∀゚)━━━━!!

  更重要的是我還沒寫到他們真的開始談戀愛啊這個劇情濃度我萌的頭好痛...... (只是該睡)
   


评论
热度 ( 6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