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最遊記】元宵│三藏親子

分級: G

──

  光明三藏法師被趕出了人聲雜沓的廚房。

  正確而言,是被好聲好氣地給請了出去。明面上的理由是唯恐尊貴的三藏法師因炊煮雜事弄髒那身潔白法衣,說穿了是寺裡的廚房實在不夠寬敞,且現正每個灶台上都點著火,人擠太多進去了,也只會礙手礙腳。

  但他也僅是想看一眼,況乎修行時期他也是有過處理整個寺院膳食經驗的,沒道理換了個身分就成了人們口中戒慎恐懼的所謂紆尊降貴。

  無所事事,亞麻色頭髮的男人百無聊賴坐於前廊,手裡揪著自己髮辮的尾巴繞在指頭上打轉,身畔擺著修行僧侶恭敬奉上的茶杯。茶才甫出廚房,但若不趕緊喝,轉眼就被凍得涼了,放眼整個庭院尚且積著一層薄薄的雪,季節雖已由冬轉春,但總歸還是寒冷。

  今日是元宵啊。

  光明這般想著,聽到了身後的腳步聲。

  「師父。」金髮紫眸的男童端著托盤,木製的圓盤中央擺著兩只冒煙的碗。

  「忙告一段落了嗎?江流。」

  「師父沒來添亂,速度就快了。」名喚江流的男孩哼的一聲,若是讓旁人見到此刻男孩皺眉又撇著嘴的模樣,一定會被下囂張又不可愛的評論吧。

  光明倒是覺得被指稱老氣橫秋的孩子也沒什麼不好。

  不過七歲,相較同齡的幼子既體貼、乖巧,亦不需大人操太多的心,雖然有時他仍會對此感到些許的遺憾,畢竟江流向他撒嬌的時間極短,像是娃娃學步落地後才一晃眼,懂事的江流對他的依賴就收得一點都沒有了。

  「說是添亂忒也誇大了,無論如何,這可是江流珍貴的第一次搖元宵。」光明豎起指頭,鄭重其事地道。

  「......那種事不看也行啦。」江流粗聲粗氣地把托盤置於廊上,動作卻小心翼翼地沒讓任何一滴湯給撒了。

  光明歪著頭,笑容滿面地從江流手中接過碗與湯勺。

  元宵是芝麻餡的,與糯米粉蘸水後滾成渾圓的形狀,配上用黃糖將顆粒熬至熟爛的紅豆湯,雖略顯甜膩,然而適逢天寒時食用,著實暖胃的緊。

  光明饒富興味地觀察著江流的表情,男孩神色緊繃地盯著他吃了幾口,看他臉上無異,這才放鬆下來用起自己的那份。

  「很好吃哦。」

  「 嗯。」江流含糊地應了聲。

  「......但看到這個啊,白白的、軟軟的,讓人想起撿到江流時候的事情呢,那時你才這麼點大,可以圈在手裡抱著的,轉眼卻長這麼高了。」光明放下吃乾淨的碗,雙手為求生動地在懷中比劃著,「江流可得少吃點,為師捨不得你太快長大呢。」

  「......說些什麼呢,師父。那該是冬至,而且吃湯圓才不會真的一顆長一歲。」江流糾正他,一對明亮的紫眸不自在地撇過視線。

  瞧,還是挺可愛的是不?他的小徒膚色本就白,面皮又薄,讓他幾句話撩撥便臉紅得明顯。

  光明這樣想著。

  「江流,坐過來些吧,風大。」

  瞇著眼笑,他伸手輕輕揉著江流像貓毛一樣細軟的金髮,一對眼角添了歲月風霜的眼眸瞇得更彎了,形似朔月的月牙。


─END─

 

時光是把刀,但當光陰凝聚於某個月下,時光也可以是塊糖,想寫小朋友的應景產物。

想到雖然西行時三藏太上皇十指不沾陽春水,凡事支使他人,但照料己身的技能實際卻相當不錯 (雖然味覺壞掉),這點讓我覺得相當有趣。

至於光明師父太美了,他是月光。


评论
热度 ( 26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