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最遊記】情人節那碼子事│八淨+天捲+久保時

※ 最湯記背景

※ 人好像有點多

※ 發的時間比較晚些,故文筆或許放飛注意 

分級:G

──

00.

  情人節是商人的陰謀。

01.
  整條商店街洋溢著不一樣的氣氛。

  放學後群聚在甜點店的女孩似乎特別的多。

  悟空牽著腳踏車與他的兩位友人散步回家,龍頭的兩側各掛著一只晃蕩的紙袋,仔細一看會發現裡頭都裝著包裝精美的巧克力。

  「時任你個叛徒。」齋藤抱怨道,話裡不無欽羨。

  「因為我是萬人迷,這可沒辦法嘛。」時任說得理直氣壯,一面謝謝悟空願意借他的腳踏車一用,不然他可不曉得要如何回家。

  「反正我們就住隔壁。」悟空也是屬於沒有收到的類型,但他不以為意,畢竟他對巧克力並無特別喜好,而且實際上,只要能填飽肚子的東西他都喜歡,大份量的尤其是如此。

  「如果有人要送炒飯給我的話,我也會覺得挺開心的說。」悟空啃著從路邊買的肉包。

  「你啊,若一輩子都這副德行,女孩子會永遠對你敬而遠之的。」齋藤吐嘈。

  「啊,稍等,這裡等我一下。」時任在路經便利商店時喊住了兩人。

  「怎麼了嗎?」

  「情人節當日發售限定口味,『辣椒口味巧克力,只消一口,連死灰般的戀情都能一瞬間復燃!』......又辣又甜的,久保醬最喜歡了。」

  「那什麼奇怪的口味真的會有人買帳嗎!?」

  「任何口味的東西本來就都會有人吃的吧。對了,你們要不要也一起?現在一次買三件還有打折哦。」蹲在貨架邊的時任仰頭看著兩人,眨動他那對睫毛極長的眼睛,若是不說話、喜好鋪張的張揚性格收斂一些,靜靜擺在那裡確實是美少年啊。齋藤感慨。

  「那位哥哥的舌頭鐵定是壞掉了啦......」

  「我決定要這個!」悟空忽然發話。

  「欸,悟空真的要挑哦?好吧,那我就來個......安全的牛奶巧克力口味好了。」二對一,齋藤表示妥協。

  少年們魚貫湊到櫃檯前,從口袋紛紛掏出剛好的零錢交在時任戴著黑手套的右手上。

  再往前走一些就是齋藤家經營的酒店,三人互相道別,順便講好明天時任要拿新一期的電玩雜誌去學校。

  「不過,悟空是要送給誰啊?」齋藤好奇地問。

  「爺爺!」悟空笑得比日落的夕陽還燦爛。

02.

  玄奘家的少當家將橘色的信封交給了寄件者的大兒子。

  「老爸這當會不曉得又跑到哪個國家去了。」悟淨撕開信封,按照往例的,字跡蒼勁有力的手寫信函再加上數張沖洗出來的相片,與往常父親會寄回來的內容組成無異,背景有許多尖塔式的建築,還有幾張是異國風情巧克力商店的特寫照。

  悟淨放下照片,開始讀信,「哦,這裡有點不太一樣,『買的巧克力可能會比信晚點到,記得吃完要刷牙。』......真是,他到底當我跟悟空現在幾歲啊?」

  「對父母來說,孩子無論多大,都還是孩子的。」八戒笑道,交談間像施魔法一般,已然張羅出一整個家族的晚餐。

  「情人節收到的卻是男人的巧克力,感覺好像有點悲慘。」

  「哎呀,悟淨想回去學校了嗎?」八戒笑問。

  「......才不需要,我就是去了發現不適合繼續念書才回來的,而且澡堂也缺人手吧?」

  「那,若再讓悟淨收一份男人送的巧克力,你會介意嗎?」

  望著眼前黑色的殼子、繫著粉色緞帶的巧克力包裝,悟淨瞬間對八戒擺出一副『你不是吧』手足無措至極的表情。

  八戒早摸透了悟淨對這樣的場面萬分沒有辦法。

  「挑過是糖分特別少的,除了你,這家可沒人能吃哦。」年長青年幾歲的男人將巧克力遞出,忍著笑,這時候笑似乎太沒大人氣度了些。

  「那我就、收下了,哦?」悟淨接過巧克力,答得彆扭。

  莊家這樣發牌,還有沒有給賭客留點扳回一城的希望啊?

  「......太狡猾了。」吞吐了半晌還只吐出這樣的句子,青年有股衝動勒死自己算了。

  「你可以選擇現在把你口袋藏著的那個給我,那我們就算彼此彼此。」趁四下無人,八戒守序善良的揉了揉悟淨發紅的耳根。

03.

  天蓬在房間裡拆開由捲簾寄給他的航空郵件。

  寄給他的與寄給玄奘家庭的會是兩個不同的信封,他曉得寄給家人可能主要是風景或建物照,不太有人物,而給他的則會是男人參予各地住民生活時所拍下的照片,或者造型有趣的藝術品等等,都是他會感興趣的內容。

  天蓬一張張檢視,目光凝視在最後的照片上頭。那是一整片絢麗的花海,大紅色的花朵在豔陽下頂天立地綻放,乍看可能會讓人誤以為是野火燎原。

  照片的背後書寫著情人節快樂,幾個數字,還有一行地址。

  天蓬撥通了他的編輯的電話。

  「永繕嗎?是的,是我,等會我就將稿子發到你的信箱,然後我要排出國度假幾天,欸......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我有想出門的念頭怎麼會是壞事呢?」

04.

  時任回家時,恰好久保田把最後一組來打麻將的客人送走。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吶吶我跟你說啊久保醬,今天便利商店有新發售的東西哦。」兩人都坐到了沙發上,時任把自己的提袋和書包都堆好,然後像打到獵物的貓準備對飼主獻寶似地裝著神秘,把東西背在後頭。

  「哎呀哎呀,那還真是讓人期待。」雖說外人分辨不出來,但久保田誠人那張外人評判為情緒平淡的臉,此刻展現出的情感可以說得上是相當開心。

  「巧克力!辣椒口味!隆重登場!我從發賣前一週就注意到有這東西要上市了!」

  「哇,好高興。謝謝呢,時任。」

  「高興就該表現得更開心一點啊!」時任嘟起嘴。

  「因為我本來以為時任要給我的是親親,能補滿工作聽了大叔們抱怨一整天見底的治癒能量的那種。」

  「......久保醬今天講話好像特別的不要臉耶,我都要起一身雞皮疙瘩了。」時任搓著自己的手臂。

  「啊啦,有嗎?」久保田歪著頭,「那大概是意外時任也會想過情人節,之前你不是才講過?那是商家炒作出來的陰謀。」

  「是沒錯啊。」時任隨興地把自己滾進男人的懷裡,「不過跳這種圈套也沒關係吧。」

  「是呢。」男人摟緊了少年,低聲說道:「一點關係都沒有的唷。」

05.

  沒辦法,因為是情人節嘛。



─END─

01. 老師作品中和Bus Gamer不是很熟,所以如果齋藤顯得像吐嘈眼鏡那就......他真的是吐嘈眼鏡,嗯。

02. 這時候的八淨是地下約會階段,算是補償下先前發的那篇還沒進展到這個地步><

03. 覺得捲簾是個骨子裡相當浪漫的人,天蓬出門坐飛機是要去約會地點溫存的,你們這兩個大人......錢居然這樣花......噢 (誰寫的)

04.  久保醬跟小久保我猶豫好久要用哪個翻譯上,覺得稱謂是久保時的精華所在,以及寫完覺得他們好可怕,旁若無人無可介入的......可怕XD

覺得湯記Paro嗨起來儼然嗑嗨。



评论 ( 6 )
热度 ( 37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