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最遊記】片段2│八淨

分級: G

翻東西時找到,有種意外地被自己糧到的感覺(?)這篇應該是最早先寫下的。

──

  提問:假以時日,若果前世今生記憶可以挾帶來去,或許悟淨會開口詢問八戒,在天界的最後,對方想的都是些什麼。

  於是悟淨便問了。

  「從書庫借來的書還沒看完、浴室的燈幾天前壞了、從下界弄上來一直挺想試試的泡麵還不知什麼味道......之類的。還有被圍堵時眼鏡被打碎了,想著:『啊啊這可難辦,雖然有備用的但完全不記得擺哪裡去了。』」八戒於思索一陣後回答。

  「......都是些什麼和什麼啊?」

  「對吧,你也這樣認為。亂七八糟,明明當時渾身是血,到處痛得要命。」

  「沒有更多其他的了嗎?」悟淨掏出菸,點上火,吞雲吐霧安靜半晌,耐心良好的他也跟著等上了一陣子,端詳那些飄起的煙塵粒子全然掩不住紅髮男人臉上對稍早獲得的答案所感到的失望。

  「......倒是有。」

  八戒清清喉嚨,說得慢條斯理。

  「說來聽聽?欸我說你這習慣可真糟,別老釣我胃口啊。」相當順利啊,他笑。悟淨被他勾起了興致,沒了方才的意興闌珊,端坐起身,聚精會神。

  「我想了你。」

  「啥?咳、咳。」

  八戒說時正巧那紅髮的男人吸了一大口,下場便是被他的答案給嗆了個促不及防。

  「你沒事吧?」

  「不礙事、不礙事,但多少年的菸槍竟給菸嗆了,簡直像講了個魚在海中還溺水之類的笑話......」感慨著,只有一半血統,總被戲稱做河童的半妖撇過頭,粗魯地扒了扒後腦的頭髮,「這下可好......怪彆扭的啊。」

  「為什麼?」八戒偏頭,實則他是明知故問。

  「因為我也是,那啥......在最後,想了你,嘿,別那樣笑!」

  「抱歉抱歉。」

  他的歉意虛假而真摯,八戒對悟淨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看對方喜怒形於色,無論看幾次都是那麼有趣。

  「原諒我了?」

  問得誠懇,手指摸上對方毛絨絨的腦袋,這是他近來發現的,老大不小的男人摸頭卻是罩門,他曉得這麼做時總能讓悟淨氣焰盡失。

  「......得了吧,又不是大事,也不是會斤斤計較的孩子年紀。」對方扯開嘴角,輕輕撥掉了他在頭上亂搓著的手,又恢復了平時那氣焰囂張的痞子模樣。

  要是稍早些有點上燈就好了。八戒感到些許的遺憾。

  不然那晾在月光下的耳殼此刻若顯得出色澤,想必是和男人火燒似的頭髮一樣的艷紅吧。他想。


评论
热度 ( 24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