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最遊記,烏哭中心】他與他與他

分級:G
自由心證的月闇成份。

烏哭三藏初次聽聞江流的名號是在十七歲,彼時他甚至還未成為三藏,只是讓師者頭痛的學生健邑。

深深寺院裡秋意盎然,已有涼意,他卻被煨番薯的熱度逼出了汗、燻得雙目發疼。邊上繫著高馬尾的光明三藏悠哉地納涼,對他絮絮叨叨養子江流如何如何地可愛,絲毫停不下來。

看看眼前的人好嗎?健邑不由地對男人的舉動感心煩意亂。

「喏,你要的番薯。」

「烤得挺漂亮。」健邑見那歲數大上他許多的男人笑瞇瞇地讚道,將還冒著煙的番薯從中剝成兩半,其中一半遞給了他。

好東西與人分享。光明三藏對他說道。

健邑不記得那自稱有著四歲養子的傻老爹具體說了兒子什麼好話,只記得經烤的番薯會變得鬆軟甘甜。

烏哭三藏實際見到江流的本尊是在二十歲時,繼承無天經文後的他雲遊四海,一時興起地,他選擇在午夜時分造訪金山寺。

他隱身在黑暗裡,看著如傳聞中標緻的金髮男孩向光明稟告欲前往歇息,消失在紙門之後。

向來聰明如雪的他談不上來直覺性地躲避是個什麼樣的邏輯,待烏雲蔽月,現身的他發現原來光明三藏早斟好淺淺一碟子酒等他。

一陣不見,男人的皺紋又多了,高高束起的馬尾成了謹慎編織的三股辮,不變的是滿臉令人捉摸不清的溫和笑容。

「江流給我弄的,他是個懂事的孩子。」光明三藏指了指後腦那彷彿將月光紡成實物的亞麻金色。

「欸……不錯嘛,明明一副囂張的樣子。」

「跟數年前某人很像呢。」

「某人是誰呢~~」烏哭明白光明所指的是自己,他啜了口酒,故意不正面承認。

「是啊究竟是誰呢……啊。」光明一個停頓,慎重地將臉對著烏哭的方向,「忘了件事呢。」

「……做什麼?」

「好久不見。」

噗。烏哭聞言樂地一嘴酒都噴了出來,了無形象,止不住滿腹覺得荒唐的笑意。

「笑成這樣,我說了什麼怪東西嗎?」

「嗯……不告訴你。」

揩去眼角淚水,他心想或許這便是稍早他模糊直覺的答案,夜晚與月的時刻不需要讓燦爛的金陽來攪擾。

時候還未到。但他也說不準何時才是所謂『時候到了』,也或許他壓根就沒想和江流見面也說不定。

二十三歲那年烏哭三藏終於和江流打上照面,雖也實屬意外,他怎麼知曉只是帶新收的小徒來給光明瞧瞧,結果光明竟特別從外頭把江流招了過來。

他在內室和光明談了一會話,聽到外邊兩個男孩爭執了起來,他只好適時地介入,而江流似乎不願領情,身板都還未長開的孩子直勾勾地用那雙紫色眼珠瞪他,年紀輕輕就有副老氣橫秋的脾氣。

到底哪裡可愛了?合不來啊自己跟這小孩。

於是烏哭便隨口調侃了江流幾句。

「怎麼了嗎?」

「沒事,小朋友鬧著玩而已。」烏哭對光明笑得愉快。

沒說的是他篤定自己應給江流留下足夠惡劣的印象,無所謂,反正他是不在意。

二十五歲的烏哭三藏認知到光明去了他搆也搆不著的地方,已是金山寺上下遭到妖怪屠戮後三個月有餘。

無一活口,光明所守護的經文亦不明去向,被燒得焦黑的廢墟裡什麼也沒剩下。

烏哭在成為死地的寺廟遺址中穿梭,說老實話他並不感到悲傷,本來嘛,他就不抱懷重回現場能找得到光明棺槨的期待。

那心知肚明的他還回轉此地,是想做什麼呢?

不明白啊。早慧又聰明、自詡看透世間的健邑隨著歲月流逝已不知所蹤,似乎自從認識光明後,他腦子裡未知的部分反倒越發增加。

黑暗中唯一的光源是天頂圓月,烏哭仰頭凝視著月亮的升起,銀盤似的渾圓伴著黑夜,高掛天空。

「你可不還在那看著嗎?」

烏哭笑著道,而皎潔的月光並未回應他幾近瘋狂的囈語。

--得知原來金山寺劫難尚有倖存者是在烏哭三藏年過三十的時候。

年事已高的慶雲寺待覺大僧正他是認識的,據說那老頭在與妖怪的鬥法中壯烈犧牲,哀悼的訃聞廣發各處,同時間捎出來的還有新任代掌慶雲寺人選的訊息。

聞者譁然的議論令烏哭留上了心。

過份年輕的金髮少年,史上最小的最高僧,由已故光明三藏直傳的第三十一代唐亞玄奘三藏。

烏哭翻著報紙,連照片都不必找,在看到法號的同時便認定了那是江流,畢竟光明曾經不只一回提及他倆的相像。

「玄奘和烏哭聽起來簡直同色號的兄弟似的,這也是你的安排嗎?光明。」烏哭一蹬腳上的拖鞋,抱著旋轉椅背,就著滾輪在室內恣意滑行,製造大量惱人噪音。

「你博士,嘀咕著發些什麼牢騷?還有山一樣多的文獻要解析呢,玉面公主大人可不是請我們來吃閒飯的!」

「好,好,就來。」化名你健一的現任工程學者擺擺手敷衍同僚,臨走前不忘抓住擺在自己電腦前的兔子布偶。

隱性埋名的烏哭三藏在暗無天日的地底研究所哼起了歌。

地面上朝陽升起,而距離牛魔王復活實驗的始動只餘寥寥數年--

-END-

他與他與他,三位命運互相影響了的三藏法師。

玄奘的玄色與烏鴉的漆黑相仿,無論是巧合還是大神刻意安排,都是令我挺喜歡的設計。

近期離了宿舍返回老家,3C產品的使用有所管制,久久地將自己的文章發上來更新一下,因於是手機,只能看日後再行做空行調整了QQ

评论 ( 3 )
热度 ( 18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