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kei

─此處利用說明暨內容物簡介─

※最遊記 ←目前主要產出
八淨、天捲、月闇

※FB GAME Unlight
劫影組中心+其他

※金光布袋戲
軍兵

※個人心得及雜談
有正經,有不正經


灣家人,內容皆以繁體字書寫。微博同步發文。

頻繁出沒,含括日常的PLURK: kei35607

提問欄兼具點文許願區功能,若看到有靈感的會寫寫(,,・ω・,,)

最後是交流歡迎,文章若需轉載請務必附上原出處,感謝:-)

【最遊記】生命工程學者的回憶|黃博士&你健一

※黃博士&你健一,無CP

※包含Reload 十卷後想像。

───

 

即便在怪人雲集的吠登城裡,你健一仍屬箇中翹楚。

邋遢而不休邊幅的面容、不曉得幾日沒洗都泛黃了的實驗袍,皺巴巴的橘色領帶,以及那隻被視若珍寶隨身攜帶的可笑白兔玩偶。

滿臉堆著虛偽輕浮的假笑,讓人搞不清楚在想些什麼,忝不知恥地頻繁出入玉面公主殿下的寢宮,稍早進實驗室時還彷彿怕人不知道似地炫耀前夜後背可被抓得夠疼。

偏生這樣的下流男人卻是執掌整個復活實驗計畫的核心。

女人越想越來氣,忿忿地敲擊著鍵盤,想著倘若真有神明,那麼祂選定賦予才能對象的荒唐簡直不可理喻。

「黃博士,世界上什麼動物是卵生的呢?」坐在她後頭的你健一唐突問道,黃博士心中一凜,食指輕壓的錯按讓她數據滿佈的螢幕中央頓時跳出大段空白。

不可能會發現的吧。

她搖搖頭,揮去心頭所浮現話人長短的一絲心虛。

「您有這空閒的話,何不發發善心分攤我的工作量?」眼鏡下有著黑眼圈的她轉頭回道,正好目睹你健一好整以暇地用嘴叼著筆桿的模樣。

「這話就不對,我豈能放任自己和善心這樣的詞彙沾上邊呢?可愛性感的反派才適合我的角色設定。」

「那這還真是個相當符合您水準的提問。」

「就當陪無聊的我玩個機智問答嘛,活絡思路也有助提升工作效率。」

黃博士凌厲地用眼刀刮了你健一一頓,對方卻沒事人似的以腥紅菸頭在菸灰缸邊緣打起輕快的節拍。

她頓時覺得滿嘴瘋話的男人比神明還更不可理喻。

「禽鳥、爬蟲、兩棲及魚。」嘗試再度專注,此刻的黃博士只想迅速結束對話。

「標準答案。」你健一拍手,「但那是不對的。」

「何以見得?」

「少了一樣。」男人豎起指頭。

「少了?」黃博士習慣性按下存檔。

這下可好,她的工作節奏全然被中斷了。

「少了兔子。」

「……您在開我玩笑嗎?」

「怎麼會,其來有據。」你健一哼哼兩聲,認真地捏著他的兔子站到了桌上,展開他浮誇的演講,「遙遠的西方有言,執掌生育的春之女神將折了翅的候鳥變成了一隻白兔,而在隔年的春,兔子產下了第一顆帶來新生的蛋。」

「由天選之人的手賦予新生,不覺得和我們做的事情挺像,頗為浪漫的嗎?」最高階的生命工程學者將兔子短胖的手掌朝向了她,一雙疲倦的眼飽含愉快笑意。

「你……你。」

原先還有點感動,但另一手揉著兔子下體的動作還是只能評論下流到不行!

「是是,我在。」你健一趁她還走神時搶過她桌邊的待算數據,揚了揚手,「能者多勞囉。」

「喂!」

 

果然是讓人搞不清楚在想什麼的男人。

就著實驗台的燈光,黃博士以雙股的絲線笨拙地修補那隻頭身悽慘分家的白兔玩偶,途中還不慎扎了自己幾下,她腹誹起此刻翹頭不知所蹤的男人,還有硬要做不擅長事務的自己。

雖然縫得難看,但姑且是讓頭顱可以安在頸部上頭。

女人用貼著OK蹦的指頭雙手岔腰,凝視被她擺在男人慣用電腦前的兔子。

填充的棉花明顯少了,可是這白兔的肚子產下過什麼嗎?

怎麼可能。

她打消自己荒唐的念頭,用指尖戳了戳兔子的圓臉,想道兔子的主人現在可上哪裡去了。

 

─END─

用上的是關於復活節兔的某一個傳說,能產蛋的鳥兔一體,又與復活有關,想想這樣冥冥中的巧合就覺得相當有趣。(結果被我寫成怪東西)

其實覺得峰倉老師家的女孩兒都挺可愛的。


评论
热度 ( 10 )
 

© 熒kei | Powered by LOFTER